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我們的初次
我們的初次
我第一次告別處男之身已經是24歲的時候了,老處男破處不知道有沒人看呢。


  那次是約女友去都江堰玩玩,她沒拒絕,我就知道有戲。當一個女生答應和你出去旅游,自然就算是答應和你開房了。晚上住酒店,沒開到大床房,開的標準間。她在里面洗澡,我蜷在一張床上看NBA……(后來她回憶說本以為我會去偷看,結果出來我竟然在那看球賽,其實我早就身在曹營心在漢)…她洗了出來,我依然裝住鎮定的開著球賽,然后進去洗。


  等我洗完出來,她已經在另外一張床上睡著了。我那個糾結啊!灰溜溜的上了自己的床,關了燈,數綿羊,卻怎么也睡不著。突然,她發話了,「你好久才過來?!」我一聽立馬翻身下床,直撲過去。那個餓狼撲食的樣子,現在想起來都好笑。兩句干柴烈火的身體纏繞在一起,我拼命的親她,她緊張得瑟瑟發抖,全身都起雞皮疙瘩。我問她怎么了,不是你叫我過來的嗎,她說人家不好意思。


  我從背后摟住她,我們就這樣側躺著,我的手往上摸,掀開睡衣,終于碰到了24年都沒碰過的乳房。她的胸部不算大,但很挺,我摸她的乳頭很軟很小,不一會兒就堅挺起來了。我把她翻到正面,握住她的乳房,用嘴去吸她的乳頭,可能太猴急沒掌握輕重,她喊痛。我說A片里不都這樣的嗎,她說她又不是AV女優,要我溫柔點。于是我換成舌頭舔,她突然發出讓人銷魂的聲音,那一瞬間,我差點就射了。這才發現自己早已是一柱擎天。我用手向下摸,發現她的內褲已經完全濕透。


  之前我請教過學長怎么對付處女,他告訴我女生下面濕透了就可以插進去了。


  于是我一邊親吻她的嘴唇,一邊用手脫她的褲褲,她嘴里說不要,手也在擋,但我感覺得到她不是真心拒絕。所以我很容易就把她褲子脫到了膝蓋附近,她突然想用手去抓內褲,我一把捉住她的手,把她兩手按在床上,繼續吻她,從嘴到脖子再到胸,下面也不閑著,用腳把她的褲子往下蹬。她竟然配合地彎曲右腿,小褲褲很順利就脫下來了,掛在她的左腿上。我努力調整身體,屁股往下退,撅著找插入的角度。誰知小弟弟剛碰到她大腿,她一下就叫出來了,一邊用手擋,一邊用腳踢我,差點我就掉到床下去。我問她怎么了,她說她害怕。我想是不是我沒找對地方。就說干脆開燈好了,我怕我沒找對地方,她回答說好。


  開了燈,我脫去她的睡衣。她用睡衣捂著臉,直挺挺的躺在那任我擺布,我這才有生之年頭一次看到一個真實的女性胴體擺在我面前,那么白,那么嫩!也是頭一次真實的看到了女人的下面長什么樣。說實話,第一次看到好丑啊,好多毛毛(雖然現在是迷到不行)。我用手摸了一下,她又叫出聲來,喊痛。我說我還沒開始呢,她說反正就是痛。我想起了閱女無數的學長教我的話,處女一般都怕痛,而且心理因素占很大比重,要先用手慢慢開導她。于是我一面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套套套在弟弟上(居然還套反了…好不容易才套上去),一面繼續吻著她的唇,在她耳邊輕輕的呵氣,說著情話,慢慢見她平靜了,我手口并用,一面舔著她的右側乳房,一面左手輕捏她的左胸,右手則開始從她的大腿往上摸到大腿根部。雖然她在瑟瑟發抖,但是我感覺的到她比剛才要輕松一些了。


  我問她準備好了嗎,她恩了一聲。于是我分開她的腿,扶起小弟弟,第二次朝著向往已久的天堂挺進。誰曾想,剛一碰到她的陰唇,又遭來一陣猛烈的掙扎。


  小腳踹過來,我一閃,不然小弟弟非死即傷。看來她還是很怕。


  不行一定要讓她下面克服異物感!我心里這樣想著,又重復著親吻,愛撫她的上半身,手不停的在她的屁股,大腿周圍游蕩,慢慢的靠近那個可愛的敵人。


  終于碰到了她的毛毛,她又是一抖,我繼續進攻,順著濕滑的液體,我突然的發力,中手指插進去半截。她一下就喊出來了,嚇得我雞雞立馬軟了一半。還好當時穩住了,沒抽手出來。我繼續緩緩摩擦著她的洞口。漸漸的,她平靜下來了,呻吟省此起彼伏。于是我換成了2根指頭,3根指頭…終于讓她克服了恐懼,戰勝了下體的異物感。我狡猾的挪動的身體,第3次把小弟弟瞄準了她的靶心。


  一面吻著她的唇,分散她的注意力,一面手指頭在下面攪動著伺機撤退。當小弟弟碰到我的手的時候,我突然把手伸了出來,小弟弟一個俯沖進去半截。那種從未體驗過的溫暖和絲滑的感覺險些讓我融化。我還來不及享受這份快意,她放松的神經一下子繃緊了,死死的樓住我的脖子。我差點就要窒息了。


  我緩緩的扭動屁股,叫她放松,結果是我越動,她樓我越緊,長痛不如短痛,我一使勁,小弟弟整根探入。瞬間,我有種置身天堂的感覺。原來這就是ML,這就是性的魔力!難怪這么多人冒著砍腦殼的風險也要去強奸,這種感覺太美妙了。


  「老婆,我們終于合二為一了。」


  「恩,老公,我感覺你在我里面。好幸福!」


  「痛嗎?」


  「有一點。不是很痛。」


  「那我慢慢動試試。」


  「老公想怎么動就怎么動。」


  之前在網上看過別人的經驗,第一次不能動太快,一是太容易射,二是容易讓女友受傷,于是我前5分鐘都保持比較緩慢節奏,再慢慢加快節奏。隨著抽查力度的增加頻率的加快,她的呻吟也越來越強烈,配合單人床嘰噶嘰噶的節奏,這真是這輩子我聽過最銷魂的樂曲……突然,一陣強烈的快感襲來,這和之前打飛機的感覺絕對不同,我知道,最美妙的時刻來了,隨后就是大腦的空白…我射了,24年來頭一次在女人的體內射了,我們終于完成了這次美妙的身體和靈魂的交合,我終于把她變成了我的女人。


  抽出小弟弟的時候,套套被她死死的夾緊了,精液留了一床。我們不得不換到另一個床上去睡。那晚我們沒有再做,也只用了最傳統的體位,因為第二天要早起回成都,以后也有的是機會,隨后我抱著她睡了。結果第二天我在高速路上不停打瞌睡,后來干脆直接把車停到應急區睡覺,不然太不安全了。


  回想我的第一次,雖然不激烈,也沒啥特別之處,但仍刻骨銘心。因為我找到了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并擁有了她的第一次,非常幸福,這就足夠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