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和初戀女生的難忘初夜
和初戀女生的難忘初夜
“小凡少爺,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該淡了。”
  “回家吧。”
  “你父親,你爺爺,你的宗族兄弟們,都在等你。”
  “至于你的婚事,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后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會為你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兒媳。”
  “秋家的那個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
  云州市,護城河旁,一位唐裝老者,老眸通紅,卻是苦口婆心的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面前,跟他們相比,葉凡的衣著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
  “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條狗,也變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謂的家族,還真是一點沒變。”葉凡笑著,滿臉自嘲,眉眼有些微紅。
  “十年前,我父母跪在楚家門楣之前。當時的家族,也是這般對我父親說,說我母親一介平民,卑微鄙賤,配不上楚家,不配為楚家兒媳。而我,則是家族口中的“賤民”所生的賤種。我與母親,就這般無情的被那所謂的家族掃地出門,流落街頭。直到后來,我入贅秋家,受盡屈辱。”
  “十年了,你們何曾管過我跟母親死活。如今,就幾句話,就讓我忘記仇恨,忘記當年我母親所受的屈辱,隨你們返回家族,延續楚家香火,你們覺得,可能嗎?”
  “回去告訴家族,我葉凡姓葉,不姓楚。”
  “還有,告訴我那廢物老爹。配不上我母親是他,他更不配當我父親!”
  葉凡恨,恨家族冷血無情。
  葉凡更恨,父親懦弱無能!
  當年,但凡父親有一點骨氣,他跟母親,也不會遭受那么多的屈辱。
  無數次,葉凡渴望自己父親能保護自己,保護母親的時候,可是他的父親,都退縮了。對家族之命,言聽計從。
  哪怕楚家將葉凡母女掃地出門,他的父親也只是惶恐看著,在家族面前,他害怕的根本不敢說一句話,更不敢反抗半點,眼睜睜的看著妻兒,遭受羞辱。
  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小凡少爺,你要想清楚了啊。”
  “你要知道你今日拒絕的是什么,那可是富可敵國的財富,是位極天下的權勢。”
  “只要你回家族,不出十年,整個楚家,都是你的。”老者還在勸著。
  可是葉凡已經轉過身子,低笑一聲:“那又如何?”
  “就算你們給我整個天下,在我葉凡眼中,也不及她眉間,一點朱砂!”
  話語堅定,有如金石落地,鏗鏘作響。
  葉凡已然離去,此處,只剩下一片無聲的訝異!
  良久之后,一道嘆息聲,卻是從湖邊傳出。
  一中年男子,遠遠的看著葉凡遠去的背影,內心之中,卻是無盡的虧欠與懊悔。
  “小凡,你比爸爸,有出息!”男人,含淚笑著。
  云州的街道上,葉凡大步走著,雙眼通紅。
  這么多年,受盡屈辱,葉凡覺得自己應該早已寵辱不驚。然而,楚家人的出現,終究還是讓這個不過二十出頭的男人,心中難以平靜。
  不過,生活還要繼續。葉凡整點心情,隨即快速趕到秋家。
  秋家,在云州市這個三線城市也算小有名氣。不過,最讓秋家為眾人所知的,還是三年前秋家最漂亮的女人秋沐橙,竟然突然嫁給了一個當時落魄如狗的廢物,還收其為上門女婿。這件事,在當時可謂轟動全城,自此秋家幾乎淪為笑柄。
  直到入贅半年之后,葉凡才終于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當時秋沐橙一家犯了彌天大禍,給整個秋家都造成了難以彌補的損失。當時秋家的老爺子大怒之下,隨即對秋沐橙一家人進行懲罰,強行讓秋沐橙嫁了一個廢物,以示懲戒,同時警示其他家族成員。
  而作為其中主角之一的葉凡,也是完全成了男人口中的恥辱,女人口中的廢物,徹底的成為人們茶前飯后的笑料。
  這時候,手機響了,是秋沐橙打來了,也就是葉凡名義上的妻子。
  “你在哪,立刻趕回來,我們沒時間等你。”冰冷威嚴的語氣,仿若命令。
  三年了,葉凡也習慣了。但掛掉電話之后,葉凡還是加快腳步朝秋家趕了。
  今天是秋家老四的閨女訂婚的日子。
  秋家老爺子有五兒一女,秋沐橙的父親家里排行老三。如今,老四家女兒訂婚,秋沐橙一家,自然也當出席。
  “沐橙,抱歉,我有點事兒,來晚了。”葉凡緊趕慢趕,總算及時趕到。
  此時,秋家門前,熱鬧非凡,賓客眾多。但是秋沐橙的容顏依舊出眾,曼妙的身軀也是極為顯眼,葉凡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有事兒?你一個廢物能有什么事?”
  “整天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我家沐橙就是被你這個窩囊廢給拖累的。”見到葉凡,一個婦人頓時難掩心中厭惡,指著葉凡鼻子隨即罵著。
  隨后,又看到葉凡的穿著,頓時更怒了:“你是蠢貨嗎?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嗎?還穿這一身破爛衣服,你想把我家沐橙的臉都給丟盡嗎?”
  婦人臉都氣青了,恨不得一腳踹葉凡身上似得。她旁邊,一中年男子也是很不悅的瞪了葉凡一眼,那抹嫌棄與厭惡也是分外鮮明。
  “好了媽,別說了。”秋沐橙卻是心情平靜,淡淡說道。
  似乎,她因為葉凡丟人也已經丟習慣了。
  “為什么不說,沐橙,這廢物就是故意的,故意穿成這樣讓我們丟人的,他就是上天派來來折磨我們一家的。”韓麗憤怒吼著,老眼氣得通紅,這些年因為葉凡,她心里也不知道憋了多少委屈。
  “夠了!”秋沐橙突然一吼,“媽,你還要鬧到什么時候?在家你罵他也就罵了,外面你還罵,你知道你這是打的你女兒的臉嗎?還有,你又不是不知道,葉凡到我們家之后我們給他買過一件衣服嗎,你讓他穿好衣服,他有嗎?”
  秋沐橙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平靜,但葉凡看到,她的眼睛也紅了。
  這三年,沒有人知道,他們這一家子,遭受了怎樣的屈辱與委屈。
  被女兒一吼,韓麗也沒有再說什么,而是擦了擦眼睛,隨后便扭頭朝房間走去了。
  葉凡也沒有說話,跟秋沐橙他們一起也進去了。
  秋家之中,一片喜慶的氣憤。
  此時,老四一家正站在門口,熱情的招待著來往的賓客。
  “哈哈~”
  “他二嫂,越來越漂亮了啊?”
  “你能來我們就很高興了,不用隨禮。”
  “哎,您太客氣了。”
  “這么多錢?不行不行,太貴重了。”
  “好吧,那我們就收下了。下次您兒子結婚記得通知哈。”
  “快,盈盈,還不快謝謝你二嫂二伯。”
  老四家媳婦王巧玉一臉的熱情,收下客人隨得禮后,又讓自己女兒秋沐盈趕緊叫聲二嫂,嘴甜的很,隨后更是周到的將客人帶到廳堂中入座。
  “巧玉,恭喜啊。我們沒來晚吧?”
  這個時候,秋沐橙一家也到了。秋沐橙的母親韓麗笑著上前賀喜,秋沐橙跟葉凡兩人也是親切了喊了一聲四嬸。
  “哦,晚了也沒事。反正你們來了也沒啥用。”見到這一家人,王巧玉剛才一臉笑意隨即散去,板著一張臉冷冷說道。對于秋沐橙與葉凡的親切稱呼,她更是連理都沒理。
  “誰讓你們來的。”
  “還帶著這個廢物,不嫌丟人嗎?”
  王巧玉雖然態度不好,但至少也沒撕破臉。但秋沐盈年輕氣盛,顯然沒那么多顧忌,見到葉凡之后便一陣厭惡,也不顧周圍都是客人,直接便氣憤罵道。連伯父伯母都沒叫,更別說秋沐橙這個堂姐了。
  在秋家,葉凡無疑就是個恥辱。女婿沒出息,秋沐橙一家子自然也不受待見。
  “盈盈,小點聲,注意點影響。”王巧玉拉了自己女兒一下,隨后便態度冷淡的接過秋沐橙一家隨得份子錢,然后便讓他們進去了,讓他們自己去找座。
  “看好那個廢物,被讓他丟我家盈盈的人。”最后,王巧玉還不忘諷刺葉凡一句。
  “這家人,一家四口,這么多人,就隨這么點錢,分明就是來蹭吃蹭喝的,真是不要臉。”身后,傳來堂妹秋沐盈不加掩飾的厭惡聲音,秋沐橙的臉色白了白,韓麗也是心里堵得慌,但他們一家都假裝沒聽到,沒說什么。
  畢竟,秋家老爺子五個兒子,就他們一家混的最差,女婿也是最沒出息。沒錢沒權,自然也沒底氣。
  這時候,門外突然一陣喧嘩。
  緊接著,一輛奔馳車駛來。只見一個年輕女子一席長裙,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走了進來。
  見到來人,剛才因為葉凡一家的到來滿臉厭惡的王巧玉與秋沐盈母女兩人,頓時一喜,臉上像抹了蜜一般,笑得極為燦爛,人家還沒到門口,這母女兩人便趕緊到門口迎接了。
  “沐紅妹妹,五妹夫,你們總算到了。四姐都等你半天了。”秋沐盈滿臉諂媚。
  “快,里面請。”
  “怎么買這么多東西啊,太客氣了。”
  “快,來人給侄女婿提一下。”王巧玉也是各種逢迎巴結,熱情之至。
  同樣的親戚關系,看著這截然不同宛然冰火兩重天的待遇,秋沐橙一家,心里卻是有如刀絞。
  秋沐紅,是老五家的女兒。因為找了個好女婿,整個秋家幾乎都對老五一家極為巴結。
  第2章 不再讓你受辱
  秋沐紅的老公叫江陽,說到這個江陽,其實也沒啥大成就,最多算個還在求學中的高材生。
  畢竟,二十出頭的年紀,能有啥成就?可關鍵人家老爹牛逼啊,江陽可是高干子弟,他父親在云州市的權力不小,之前秋氏集團不少麻煩都是托江陽的父親擺平的。所以,對于江陽,整個秋家自然都極為巴結。
  “葉凡,你還愣著干啥,還不過來搬東西?瞎了嗎,沒一點眼色?”秋沐盈扭頭對著葉凡喊到,對葉凡這個姐夫,她卻是沒一點尊敬。
  葉凡沒有說話,站起身也便過去當苦力搬東西了。韓麗夫妻兩人臉色難看,同樣是秋家的女婿,而且葉凡還是當姐夫的,但如今卻被人頤指氣使,給小妹夫當苦力,他們兩人臉上自然掛不住,心理暗罵葉凡就是個窩囊廢,讓他去搬就去搬。
  但秋沐橙卻是紅唇緊咬,別人不懂葉凡,她懂。她知道,葉凡這是在為她守護最后的尊嚴。現在至少丟人的僅僅是他,他若是反抗,他們一家人無疑會更加不堪。
  “小心點,別弄壞了。”
  “這可是茅臺酒,一瓶上千,你可賠不起。”秋沐紅夫妻兩人見到葉凡,也是滿眼不屑。江陽更是怕葉凡弄壞東西,直接囑咐。
  這個社會,沒錢沒權,還是個無能的贅婿,沒人瞧得起。
  老五一家到來后,周圍的親戚都圍上來問候幾句,隨后在眾人簇擁下,被王巧玉母女兩人熱情帶領著,朝著廳堂走去。
  “紅紅,你跟陽陽,還有你爸媽先在這沙發上坐著喝點水,等人來齊了,我們就去酒店。”
  “有什么需要,盡管說,別跟四伯母客氣,就當自己家。”王巧玉跟秋沐盈兩人熱情的很,一邊走還一邊抓著江陽的手不放,那樣子就跟抓著自己女婿似的。
  “嗯?”
  “怎么沒位了?”
  秋沐盈母女領老五一家到正廳后,發現沙發竟然都坐滿了。
  “四伯母,盈盈妹妹,不用麻煩,我跟小紅站會就行,反正馬上就要去酒店了。”江陽客氣道。
  “那怎么行?”
  “你是貴客,怎么能讓你站著。”王巧玉一瞪眼,當即拒絕。看了一圈后,目光隨即落到了秋沐橙一家四口之上。這時候葉凡剛搬完東西正準備坐回去。
  “沐橙,那個,你們家坐的夠久了,就先讓一下。小紅跟陽陽他們剛來,得坐著休息。”王巧玉隨即說到。
  她女兒秋沐盈更是二話不說直接把葉凡拉了出來,讓他去旁邊站著。
  雖然不情愿,但主人發話了,秋沐橙一家也只能讓出座位,讓老五一家坐下了。
  一時間,偌大的秋家正堂,只有秋沐橙一家在那站著,其余幾家坐在那里有說有笑,很是熱鬧。
  韓麗他們也嫌丟人,索性就到房間外面等了。
  “這老四家就是瞧不起我們,老大老二家都在那坐著呢,憑什么單單叫咱們家給老五家讓位?”
  “這不是存心羞辱我們嗎?”院子里,韓麗覺得憋屈,怒聲吼著。
  秋沐橙的父親秋老三也不說話,只是在那嘆氣。
  葉凡低著頭,面無表情。
  “都是你這窩囊廢,讓我們一家都跟著丟人。”
  “你看看人家江陽,再看看你!”
  “我命怎么這么苦,老公老公不爭氣,攤上的女婿也是個窩囊廢。”這時候,韓麗又將滿腔的委屈全部發泄到了葉凡身上,沖著葉凡怒生大罵著。
  “夠了!”
  “還嫌不夠丟人嗎?”秋沐橙終于忍不住了,這么久的壓抑,卻是于此刻爆發。
  “是,葉凡確實平庸無能,是窩囊廢,沒出息,可是媽,你怎么不問問你自己,問問我爸爸,問問您女兒,我們有出息嗎,我們有能耐嗎?我們一家人之中但凡有一人有出息,還會像今天這般被人羞辱嗎?”
  秋沐橙低吼著,她努力的讓自己聲音沒有哽咽,她甚至咬著牙不讓眼淚流出來,可是葉凡還是看到了,這個獨立而又堅強的女人,在飽受屈辱三年之后,哭了。
  她流著淚,跑出了廳堂,跑出了秋家。
  “秋老三,你看看你教出來的好閨女,嫁了一個窩囊廢讓我們跟著丟人不說,現在還吼我們?”
  “這日子沒法過了…”韓麗還在那里撒著潑,可是他們夫妻兩人都沒有注意到,葉凡已經不見了蹤跡。
  護城河邊,一個美麗動人的女人,嗚嗚的哭著,淚如雨下。仿佛要將自己三年的委屈,在今日盡數的發泄出來。
  一個男人不知道何時已經到了她的身旁,他伸出手,為她擦去眼角的淚水。
  “沐橙,對不起,因為我,讓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葉凡停頓了一下,繼續道,“我們,離婚吧。我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人照顧你。”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秋沐橙一記響亮的耳光隨即煽在葉凡臉上。
  她看著他,貝齒緊咬紅唇,含淚大聲喊著:“葉凡,為什么?為什么你就不能像個男人一樣?”
  “受了曲折便想著放手,三年來我讓你別碰我你就不碰我,我父母打你罵你你也不還口,我叔伯親戚那般羞辱你你也毫不反抗,你為什么這么窩囊,你為什么不能像個男人一樣,讓那些羞辱我們的人統統閉嘴,為我為你老婆擋下所有的風雨。”
  “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我不想再被人嘲笑,我想讓那些羞辱我們瞧不起我們的人統統后悔...”
  “嗚嗚嗚~”
  秋沐橙嚎啕大哭著,來到秋家這么多年,秋沐橙給葉凡的印象一直都是冷傲而又堅強,獨立而又倔強的,可是現在,曾經那個孤傲堅強的姑娘去,卻哭得像個孩子。
  “老公,我真的,真的不想再過這種昏暗的日子了~~”
  淚水如雨流瀉,秋沐橙哭得像個淚人,脆弱的像個無助的孩子。
  葉凡愣住了。
  這么多年,他第一次聽到,秋沐橙這般叫自己。
  他一直以為,自己在秋沐橙眼中,也是個窩囊廢,是個無能的廢物,可是直到現在,葉凡方才知道,原來在她眼中,是一直把自己當成她的老公,當成那個可以為她遮風擋雨,讓她寄托一輩子的男人。
  “老婆,對不起,這么多年,是我無能。”
  “但我葉凡保證,從今以后,這個世界,再沒有人讓你受一丁點委屈。”
  寒風凜冽,湖水蕩起漣漪,三千樹葉沙沙作響。
  葉凡攥緊手掌,卻是在此為秋沐橙許下,不變的承諾!
  當晚,葉凡便撥通了一個電話。
  “韓老,安排一下吧。我愿意見他。”
  電話那頭的老者愣了一下,隨后難掩心中狂喜,激動言道:“小凡少爺,真的嗎?您真的同意了。”
  “好,老奴這就安排。您別動,一會兒就有車過去接您。”
  老者激動壞了,當即派車前往,生怕葉凡再改變主意跑掉了。
  而得到消息的中年男人,也是激動的老眸通紅:“十年了,小凡,你終于肯見爸爸了。”
  ————
  ————
  秋沐橙此時已經平復好了心情,再次回到了秋家,繼續參加堂妹的訂婚典禮。
  缺席婚禮的話,日后只會讓這些親戚抓到更多的把柄,落人口舌。只是,再次回來,只剩了秋沐橙一人。
  至于葉凡,在剛才對自己做完承諾之后,便離開了。秋沐橙有些擔心,害怕葉凡因為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對葉凡這個老公,秋沐橙雖然并不滿意。但是三年了,葉凡對她的默默付出,對她的好,以及在秋家的忍氣吞聲,秋沐橙都看在眼里。若是一點都沒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若是葉凡因為自己之前的哭訴而想不開去做什么違法的勾當從而毀了自己的人生,秋沐橙自然也不會原諒自己。
  所以,回來的路上,秋沐橙一直給葉凡打電話,沒人接。最后秋沐橙發了個短信給葉凡。
  “秋沐橙,你干什么去了?全家族都在等你們一家?還不快點,要去酒店了。”這時候,前方傳來秋沐盈不耐煩的催促聲。
  秋沐橙嗯了一聲,手機短信隨即按下了發送鍵,然后便進了廳堂,跟眾人一塊前往酒店參加秋沐盈跟楚文飛的訂婚宴了。
  秋家之外,清一色的奧迪車,都是秋沐盈未婚夫訂的,前來接他們去酒店。
  待所有人坐上車之后,一陣低沉的轟鳴聲中,數量奧迪車隨即遠去。沒有人注意到葉凡已經不在車上了。
  對于這種廢物一般的 上門女婿,誰會在意?
  此處,看著那清一色的奧迪豪車,只留下周圍路人一陣感嘆羨慕:“秋老四家的閨女,找了個好歸宿啊~
  然而,近乎同時,護城河邊,數量豪車迎著夜色,疾馳而來。十幾個大漢齊齊站成兩排,對著面前的青年恭敬而拜。
  “請少爺上車!”
  .....
  “請少爺上車!”
  .....
  那喊聲震天,驚飛無數飛鳥。
  數秒后。
  轟~
  引擎轟鳴,橙紅色的燈光撕裂天幕。數量豪車,有如洪荒猛獸,載著葉凡,朝著遠方,疾馳而去。
  “臥槽!”
  “快看,勞斯萊斯~”
  “媽個雞,還是六輛!”
  “最前面那輛,那是防爆車吧?一國總統也不過坐這車。”
  “起碼千萬起價!”
  “跟人家相比,咱家那輛奧迪車,那特么就是坨屎啊!”
  “老天!”
  “這是怎么了,誰來了?”
  “莫非咱云州市,出龍了不成?”
  一路上,一片沸騰。
  那些打扮妖艷待字閨中的未婚女子,此時見到如此巨大排場,更是激動的臉色漲紅。
  嫁人,當嫁此啊!
  沿途所過之處,無數路人更是近乎瘋了,看著那疾馳而過的黑色車隊,盡皆感嘆,心生無限向往。
  何謂豪門,這特么才是豪門!
  勞資萊斯開道,無數豪車拱衛。
  跟這相比,他們云州本地的那些富豪,估計都是屌絲吧。
  外面一片喧囂,但車內,葉凡卻是很是平靜。他低頭看著手機,上面是一則短信。
  “葉凡,剛才是我失態。不怪你,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秋家的事,我自己自會解決。看到短信,盡快回家。——秋沐橙”
  葉凡關掉手機,面無表情,卻是看向車窗之外的深邃夜空。
  那目光深沉,只若龍睜眼,虎歸山!
  “橙兒,今日起,我葉凡,將擁有守護你到地老天荒的能量。”
  嘩~
  豪車疾馳,朝著云州市最為豪華的酒樓——海源閣,疾馳而去。
  第3章 點名讓你滾
  海源閣。作為整個云州市最為豪華的酒樓,外面,豪車如云。
  能來這里進餐的,無不是整個云州市的上層人士,非富即貴。誰家婚慶喜事,若是能在這里擺上幾桌,那絕對是一件值得吹噓的事情。
  就像現在的秋家訂婚宴,秋沐盈的未婚夫楚文飛就將地點選在了這里,一舉包下了三個包間。
  “我去,盈盈這未婚夫厲害啊!”
  “能在海源閣開訂婚宴,這絕不是一般人家開的起的。”秋家的人紛紛贊嘆著。
  秋沐盈驕傲的揚著下巴,心中卻是得意之至。她的母親王巧玉也是笑開了花,但依舊謙虛的說著一般情況而已,比不上老五家的女婿。
  很快,眾人便到了海源閣門外。
  這時候,一位長相俊逸一身黑色西裝的青年卻是連忙走過來,含笑的打開車門:“媽,爸,盈盈,你們到了。我在這等您多時了。這安排,你們還滿意嗎?”
  “滿意滿意,文飛,你真是有心了。”王巧玉對眼前這個女婿,越看越喜歡。
  楚文飛的家庭雖然不像老五家的女婿那般是書香世家,手中有權,但至少也是富家豪門,家里有錢啊。
  這年頭,有錢好辦事。更何況,楚文飛家的公司還是搞房地產,如今世人誰不知道,最賺錢的就是搞房地產的,一個好項目就能賺幾個億,比秋家有錢多了。
  “這小伙,長得精神啊。”
  “郎才女貌,他四嬸,您找了個好女婿啊!”
  周圍的親戚又是一陣吹捧。
  只有秋沐橙一家人默不作聲,心里很不好受。
  “幾位伯父伯母,大家別站著了,里面聊。”楚文飛開始招呼著眾人入酒樓。
  然而,這時候,一人焦急的跑了過來,低聲對楚文飛道:“楚少,不好了,出岔子了。包間不夠了,前臺讓我們換一家或者改日再來。”
  “什么?我訂婚宴,讓我們改日再來?他特么也敢說?”楚文飛一聽,當即炸了,滿臉慍怒。
  周圍人見狀也面帶疑慮,王巧玉擔心問道:“文飛,怎么了,出岔子了嗎?”
  楚文飛擺了擺手:“媽,沒事兒。您女婿擺得平。大家都跟我進來就行。”
  到了前臺,秋家一行人果然被攔住了,說包間不夠了,讓他們換一家。
  “換你妹啊換!”
  “今晚老子這包間要定了。”
  “你們經理呢,讓你們經理來。我楚文飛的訂婚宴,我看誰敢不給面子?”楚文飛憤怒吼著,嚇得服務員趕緊去找經理了。
  幾分鐘后。
  服務員便恭敬的領著楚文飛以及秋家一行人到了包間。
  “哇,文飛,厲害啊!”
  “包間說要就要來了。”
  “巧玉,您這女婿日后定有大出息!”
  “盈盈日后當闊太太,享清福的哦。”
  周圍人又是一陣吹捧,王巧玉一家人臉上得意的幾乎笑出了花,秋沐盈更是挽著自己未婚夫的胳膊一臉的幸福笑靨,還嬌滴滴的說了句,老公你真棒,引得眾人歡笑。
  楚文飛這時候卻是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幾位叔伯,這些都是些小事而已,不足掛齒。而且,這酒樓經理以前是我爸手下司機,他不敢不給我爸面子。所以,要說厲害,還是我爸厲害,我不行,我就一學生,今年剛大學畢業。”
  楚文飛故作謙虛,但這逼裝的能給滿分。
  這一席話,又引得眾人一番贊嘆。
  “為人謙而不自驕,可成大事也。”
  “盈盈,這一輩子,你算是找對了人!”
  “有這女婿,實屬我秋家之幸!”
  這時候,酒桌之上,坐在上座的秋家老爺子發話了。這一評價,無疑讓楚文飛更加自傲,老四一家也更具榮光。
  人都是有攀比心理的,秋家老爺子這么夸老四家的女婿,老五家自然就不樂意了。
  “爸,看你這話說的,人家江陽也不賴啊。咱秋家的公司出事,不好幾次都是江陽家幫忙打點方才度過難關的嗎?沒江陽,我們秋家也沒今天。”秋老五的老婆馬玲頓時說道。
  老爺子頓時笑著:“對,小玲說的很對。我們秋家,今日喜迎新客,但也不能忘舊客。江陽這孩子,我頭一眼看到便喜歡的很,將來等小陽研究生畢業,不管從政還是從商,他的成就,絕不低于他的父親。咱秋家的紅紅,也是托付對了人,找了個好女婿,沒給咱秋家丟人。”
  “總之,我們秋家有四個黃花閨女,除了老二家的那個年紀尚小還在上學,其余三個閨女,如今也算都有了歸宿。這幾個女婿,除了某人之外,其余我都很滿意。”
  老爺子在桌上說著,老四家跟老五家只覺得臉上有光,都樂開了花,只有秋沐橙一家人低著頭一言不發,縮在那里,生怕被人注意到。
  而此時,包間之外,酒樓總管的電話突然響了。一見來電顯示,這總管隨即面帶喜意,話語諂媚討好,卑微的像個下人:“二爺,妥了,都辦妥了。總統包間一直留著呢?”
  “就等著大人物來了。”
  “什么,還要清場嗎?”
  “不要了吧,這場子里都是貴客,身份都不凡....”這總管話還沒說完,手機便傳來對方的破口大罵。
  “我告訴你,今天來的可是天大的人物。招待不好,丟的可不僅是飯碗,還有你的小命!”
  手機里傳來對方低沉的怒吼,隨后電話便掛斷了,只剩下沉悶的嘟嘟聲。
  酒樓總管呆在原地,整個人嚇得臉都白了,額頭上都是冷汗。
  “天...天大的人物?”
  酒樓總管哆嗦著。
  隨后,再也不敢怠慢,直接下令,全場清場。所有人,無論什么身份背景,飯局吃到什么地步,都要立刻離開。
  然而,對于這一切,包間之中的秋家眾人自然不知。酒桌上,秋沐盈與秋沐紅兩個秋家的閨女因為自己的老公受到老爺子贊揚,盡皆滿面榮光。
  “嗯?”
  “老三家的那個上門女婿呢?”
  “怎么沒來?”這時候,不知道是誰問了一句,到現在,方才有人注意到了葉凡沒來。
  “估計是在江陽跟文飛面前,感覺自卑,怕丟人,覺得無地自容,自己到外面躲著不敢進來了吧?”
  “哈哈哈~”
  “廢物就是廢物~”
  眾人一陣嘲笑。
  尤其是秋沐盈跟秋沐紅兩人,更是心中一陣暢爽,以一種勝利者的目光望著那低頭不語的秋沐橙。
  因為長得漂亮的緣故,從小秋沐橙就搶了她們太多的風頭。所以對這個三姐,秋沐盈跟秋沐紅兩人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從小就對秋沐橙各種嫉妒,有意無意的針對她。
  但現在,時來運轉,她們對秋沐橙,卻是只剩下了憐憫與不屑。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秋沐橙啊秋沐橙,你長得再好看又能怎樣?”
  “還不是嫁給了一個窩囊廢!”
  “妻以夫貴,從今以后,你注定竟被我們姐妹永遠踩在腳下,一輩子在秋家抬不起頭。”
  秋沐盈跟秋沐紅兩人心中冷笑著,滿臉的得意之色。
  “一個好吃懶做沒出息的窩囊廢,大好日子,提他干什么?”這時候,秋家老爺子卻是沉聲一喝,一時間再沒人敢提葉凡。隨后,秋家老爺子便繼續講話。
  ......
  “總之,今天,我秋正倫很高興。為我們秋家的閨女,能找到像江陽,還有文飛這樣的女婿而高興。這兩個女婿,都是我們秋家的榮耀。”
  “來,這第一杯,我們秋家人,敬這兩位好女婿!”
  秋家老爺子率先舉杯。
  然而,就在大家紛紛起身舉杯,筵席正至高潮之時,包間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了,服務員匆忙的走了進來。
  “先生~”
  “先生你妹啊~”
  “誰讓你進來的?沒看到我們再喝酒嗎?”楚文飛大怒,顯然對服務員的突然闖入很是惱怒。
  服務員也有點惱,這家伙裝逼還裝上癮了,索性也不給他留什么面子,直接道:“楚先生,抱歉,今日有貴客臨門,我海源閣將立刻清場,請你們離開。”
  什么?
  眾人盡皆驚顫。
  服務員這話,說的客氣,但就一個意思,就是讓他們滾蛋,
  楚文飛到嘴的酒杯,當時就懸在半空,整個人都懵逼了。
  清場?
  你妹啊!
  這訂婚宴剛到高潮,丈母娘跟老岳父就在眼前,這老婆的娘家人剛剛才喝的盡興,尼瑪這逼還沒裝完,就要趕我們走?
  日啊~
  楚文飛當時心里幾乎就炸了,這尼瑪要是當著眾親戚的面,訂婚宴喝到一半便被人掃地出門那丟人可丟大發了。
  楚文飛臉色鐵青,心里有一種被茍日了的感覺,不停的罵娘。
  秋沐盈臉色也不好看:“文飛,怎么回事?我們不能在這吃了嗎?”
  楚文飛擺了擺手:“沒事,盈盈。小事兒,你老公搞得定。”
  “可是先生,這是上面的命令...”
  “我去你媽的命令,告訴你們經理,我是楚陽之子,楚文飛。要趕我出去,可以,讓他親自來!”
  “我倒是要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膽!”
  楚文飛是真的怒了。
  訂婚宴上要是被人掃地出門,他特么還要不要臉了?老婆的娘家親戚可都在呢?
  “文飛,沒事吧,要不我們換一家?”秋家老大秋光擔心道。
  “大伯,沒事兒,繼續吃。這經理以前是我家司機,他不敢趕我們。”
  “對,沒事兒。大家繼續吃,文飛家不是一般人,這點小事他擺得平。”王巧玉也是笑著圓場,畢竟今天是他老四家的婚事,要是搞砸了,她也得跟著丟人。
  秋家眾人繼續吃著飯,而面對楚文飛的要求,服務員也沒有辦法,生怕自己得罪什么大人物的兒子,也就趕緊找經理去匯報了。
  “經理,有個客人賴著不走,還說自己是楚陽的兒子,點名要見你。”
  “臥槽,還點名見我?給他臉了!”經理一聽這話,當即便炸了,“一個小毛孩子,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蹬鼻子上臉了?告訴他,今天就是他老子在,照樣滾蛋!”
  “麻痹的,局長老子都請出去四個了,一個小逼崽子,還治不了他了?”
  “傳我指示,他們若還不滾,就讓保安打一頓直接扔出去,聽到沒有?”
  這經理明顯也是怒了,剛才他就被總管一陣呵斥,本就心情不好,如今一個還在上學的小逼崽子竟然也在他頭上撒起野來了,他如何不怒?
  第4章 看錯了嗎?
  手下人得到指示之后,便立刻去辦了。
  很快,服務員便再次進入了秋家所在的包間,傳達了經理的指令。楚文飛自然不聽,依舊叫囂著要經理親自來找他。
  直到黑壓壓的一群保安沖進來,秋家眾人終于懵了,到最后,終究盡皆被保安趕了出來,而楚文飛和秋沐盈夫妻兩人過程之中依舊胡攪蠻纏,嚷著要見經理。
  “見你妹見啊!”
  保安也是怒了,一巴掌抽過去,直接將這對胡攪蠻纏的奇葩男女給扔了出去。
  “哎呦!”
  “好疼~”
  楚文飛一陣慘叫,秋沐盈也是一陣鬼哭狼嚎。
  “混蛋,你敢對本小姐無禮。”
  “我宣布,你們完蛋了!”
  ......
  “你們敢弄臟我的裙子?”
  “一群低賤的下人,你們賠得起嗎?”
  秋沐盈還在鬼叫。
  “再吼,老子抽你狗嘴!”一保安大哥怒目圓睜,混聲一喝,嚇得秋沐盈當即閉上了嘴。
  “你說,這都是什么事啊?”
  “簡直丟死人了。”
  此時,之前高高興興來參加訂婚宴的秋家眾人,此時全部都被保安趕了出來,一個個灰頭土臉,都覺得分外丟人,王巧玉更是滿臉無光,連連抱怨。至于秋家老爺子,也是氣得老臉鐵青,一輩子,他都沒這么丟過人,吃個飯竟被人像狗一般趕了出來。
  而這時,海源閣外面,已經圍滿了人。
  警戒線都拉起來了,將人群從中間分開,從道路到酒樓門口,也都鋪上了嶄新的紅地毯。
  “臥槽!”
  “快看,那不是魏氏集團的總裁嗎,江東省十大青年企業家,人大代表啊,他都被請出來了?”
  “還有那老頭,那不是秋家那老爺子嗎,也被趕出來了?”
  “日,還有李維民李局長啊,市委高級領導,這都被請出來了!”
  “這特么,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莫非是天王老子來了?”
  “搞這么大動靜!”
  外面圍觀的 路人近乎都瘋了,看著那被人從海源閣請出來的一個個云州市有名的大佬,人群中近乎炸開一片。
  幾乎所有人都不禁疑惑,今日海源閣這么大動作,這么大排場,到底是為了誰?
  或者說,究竟是怎樣的人物,竟然引得海源閣如此大動干戈,不惜得罪如此多的權貴!
  而秋家眾人聽到這么多有頭有臉的人都被趕了出來,心里這才好受了許多。同時,秋家人也盡皆疑惑,今晚海源閣這么大動靜,到底是為了誰?
  秋沐橙也是美眸抬起,心中充滿好奇。
  轟~
  終于,在眾人喧嘩之時,道路盡頭,數聲轟鳴,有如魔鬼嘶吼,卻是響徹天際。
  緊接著,那一道道橘黃色的燈光,有如閃電撕開夜幕,劃破長空疾馳而來。
  那龐大的氣勢,有如滔滔江水,滾滾而來!
  很快,一輛黑色的防爆車,受眾生拱衛,就這般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臥槽!”
  “勞斯萊斯!”
  “還是六輛?”
  “老天!”
  “好大的排場。”
  人群再次炸開,眾人近乎都瘋了,林雨溪等人也是滿眼震撼,楚文飛見到這等排場也是自愧不如。
  終于,車門打開。
  無數侍者站立兩旁,齊聲敬喊。
  “迎,小凡少爺!”
  .....
  “迎,小凡少爺~”
  轟~
  那喊聲如雷,震顫四方。
  周圍侍者齊齊恭敬吶喊,酒樓老總親自前來迎接,禮儀小姐齊齊躬身問好。
  昏暗的燈光之中,所有人只見到,一道青年瘦削的身影,就這般迎著眾人的目光,受著眾人的敬拜,踏著嶄新的紅地毯,在萬眾矚目之下,就這般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進入了海源閣。
  身后,只剩下無數火熱的目光,以及熾烈的尖叫。
  “哇,好帥!”
  “好年輕~”
  “這種人,肯定超級有錢。”
  “好像嫁給他啊~~”
  無數女生尖叫著,恨不得立刻要沖上去投懷送抱一般。
  “靠,別擠啊~”
  “一群牲口!”
  秋家眾人由于位置不好,很快便被人擠到后面,等他們沖到前面時,便只看到那青年瘦削的背影。
  但即便如此,秋沐盈跟秋沐紅這兩個已經嫁人為妻的女人依舊杏眼桃腮,滿心激動,看著那青年背影,一片神往。
  “哎,可惜了。跟他不認識。”
  “老娘若是認識這種豪門大少,就是死纏爛打,也得成為他的老婆,給他暖床,給他生猴子。就算當小三情人也行啊。”
  秋沐紅與秋沐盈兩人滿心的激動與羨慕。雖然她們都是有夫之婦,可是那有什么關系,只要這大少愿意,他們隨時可以踹了自己老公跟他走。
  而他們的父母,也是心中感慨,要是眼前這豪門青年,是他們的女婿該多好。
  “哎,橙橙,看看人家,吃個飯海源閣直接清場以待,酒樓老總親自出來迎接,紅地毯都鋪了一路。咱家人一輩子怕是都沒這待遇啊?”秋沐橙的母親韓麗也是一陣羨慕,正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看著眼前景象,又想到自己家里那個不爭氣的窩囊女婿,韓麗就一陣覺得自己命不好,滿心失落。
  然而,沒有人注意到,此時的秋沐橙,看著前方那道隱約的背景,卻是瞬間怔住了。
  “媽,爸。你們不覺得,那人,跟葉凡很像嗎?”秋沐橙低聲說著。
  她的父母卻是苦笑兩聲:“橙橙,別做夢了。雖然我們也很想他就是咱家那個窩囊女婿,可是,這又怎么可能呢?”
  “走吧~”
  “哎~”
  “可憐咱這一家子,都被那個窩囊廢給拖累了。”
  韓麗嘆息著,人群散去之后,她們也跟著秋家人很快離開了。
  但秋沐橙依舊一步三回頭,柳眉皺著。
  難道,真的是我感覺錯了?
  可是,真的很像啊~
  想到最后,秋沐橙也終究是搖了搖頭,嘆息一聲。
  顯然,最終秋沐橙也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豪門大少跟上門女婿,天與地的區別,怎么可能會聚集在一人身上呢?
  秋沐橙自嘲一笑,隨后也便離去了。
  ————
  ————
  “小凡,你愿意見我,我很高興。”
  海源閣,總統包房。
  葉凡面無表情,安靜坐著。在他面前,一個中年男子卻是激動一場,看著面前的已經長大成人的青年,那一刻他的老眸竟然微微通紅。
  若是家族的人看到,必然會震驚吧。一向以鐵面無情兇狠手辣著稱的“楚閻王”,竟然也會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
  葉凡神色卻是依舊冰冷:“不必多想,我能坐在這里,并不是因為你。”
  “有話直接說吧,時隔多年,你們如此大費周章來尋我這個卑微女人的所生的鄙賤之人,到底是為了什么?”
  說這話時,葉凡的嘴角之上,卻是帶著一抹諷刺。
  男人的心卻是刺痛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氣,努力的保持平靜:“小凡,十年了,往事已成云煙。當年的事情,家族也都不會再追究了。如今,你爺爺也老了,你是楚家天字輩唯一的后人,如今,也該回去,認祖歸宗,拜一拜你爺爺了。”
  “爺爺?”葉凡笑了,話語冰寒如刀,“我再說一遍,當年他將我與母親掃地出門的時候,我葉凡,便再沒有爺爺!”
  “至于讓我認祖歸宗,可以,讓他,還有當年所有羞辱我與母親的人,親自給我媽媽道歉。”
  “否則,我葉凡就是老死街頭,也絕不會再踏入楚家一步!”
  葉凡雙目通紅,因為憤怒,整個身軀都在顫抖。
  楚家,這個在整個世界都響當當的家族,可是在葉凡的記憶里,卻只有冰冷與無情。
  看到葉凡這般模樣,男人的心里也莫名的心痛。
  “小凡,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過去?說的輕巧。那是我媽,不是你媽,你能過去,我過不去!”葉凡低吼,像是被觸及逆鱗的暴龍。
  霎時間,房間頓時沉默了。
  一片安靜,只有鐘表的滴答之聲回響。
  良久,男人長長的嘆了口氣:“小凡,我理解你,我也理解你們母子所受的苦,所遭的罪。但你也知道,我們楚家是舉世的大家族。讓家族低頭道歉,何其之難?”
  “至少現在的你,還不夠。”
  “真想為你的媽媽討個公道的話,那便努力,做出一番成績來。”
  “當你足夠優秀,整個天下,都會為你俯首低頭。”
  葉凡抬頭,深邃目光直視面前的男子。最后,他看著他,森然一笑:“我會的。”
  “楚家欠我的,欠我母親的,我都會討還!”
  葉凡本以為他會怒,然而,令葉凡意外的是,男人卻是笑了,眉眼中竟帶著欣慰:“嗯,我相信你。”
  葉凡沒有與他再聊,隨即轉身離去。
  然而,在葉凡離開之時,男人卻是突然喊出了他:“小凡,你媽媽她,還好嗎?我想見見她。”
  葉凡背對著他:“你覺得你,有資格嗎?”
  一聲冷笑,葉凡不再逗留,隨即離去。
  此處,只留下男人,帶著滿心的懊悔與遺憾,遠遠的望著。
  突然,男人身體顫了顫,一陣劇烈咳嗽,伸手再看時,竟已滿手是血。
  “家主,你的身體?”一老者隨即向前,擔憂攙扶。
  男人擺了擺手,依舊笑著:“沒事兒。我兒還沒回家,我怎會倒下?”
  “對了,韓老,小凡的妻子,是叫秋沐橙吧。準備點東西,送過去吧。就當我這個“沒資格”的公公,給兒媳婦的一點心意吧。”
  “還有,我記得之前我們楚家的一個家奴叫李二吧,聽說如今在云州混的風生水起。給他打個招呼,告訴他,云州誰都可以死,唯獨我兒,不能死。”
  說話之間,男人卻是再度看向韓老,那雙目光如炬,有著莫名的意味蘊含。
  “家主,您怎么了?”
  男人笑了笑:“沒事兒。韓老,如果我沒記錯,以前小凡在家族時,一直都是你在照顧他吧。”
  韓老的眉眼,不著痕跡的波動了一下。
  男人繼續說著:“楚家雖大,但各懷異心。家族之中,想讓小凡死的人不少。我雖為小凡的父親,但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不能親力親為。所以韓老,我想請你幫我個忙,私下里,多多幫我關注著些小凡。”
  “如此,也算是我當父親的,謀個心安。”
  第5章 星火燎原
  是夜。
  月光如水,清風低吟。
  云霧湖畔,卻是有一青年安靜站著。他目光深邃,看著湖面波光瀲滟。
  云州市,是一座水城,自古便有三山六水一分田之名。而云霧湖,便是云州市最大的淡水湖,因湖面常年云霧繚繞而得此名。
  “小主,讓您久等了。”身后傳來一老者的聲音,赫然便是之前的韓老,若是楚家人在這里必然會感到震顫,因為這個楚家的大管家,楚家家主手下最大的紅人,在此間男子面前,竟然比在楚家家主面前還要恭敬。
  “他走了?”男子看著面前湖水,淡淡問道。
  “嗯,小主,家主已經走了。并且讓我日后在暗中多加關注您,所以小主,我們日后聯系也就方便多了。就算被發現,我的身份,也不會暴露。”
  葉凡微微螓首,緩緩道:“韓老,你為我在楚家忍辱負重這么多年,辛苦了。”
  “小主客氣了。當年若不是小主救我,老奴怕是已經早已橫尸荒野。從那時起,老奴便發誓,一生效忠小主。莫說十年忍辱,就算百年飲冰,只要能助小主完成夙愿,老朽也絕無絲毫怨言。”
  葉凡輕輕笑著,拍了拍老者的肩膀:“多謝了。”
  “小主何必言謝,老奴有今天,也都是小主所賜。而且這些年,老奴按照小主囑咐,暗中在華夏各地為小主扶持勢力,十年付出,如今也算結出碩果。這云州市龍頭大佬李二,正是其中之一。還有北泉市的望族王家,還有...”老者激動的向葉凡講述著這些年所取得的成績,仿若一個園丁,在向他的主人自豪的展示著他所培養出的艷麗花朵。
  “小主,您什么時候返回楚家?老奴相信,當您返回楚家,當年所有瞧不起小主、羞辱小主母親的楚家人,都會后悔的。”韓老看著葉凡,老眸之中泛著希冀的光。仿若潛入敵營的老將,無時無刻不再渴望著王者之師卷土而來,橫掃四方。
  葉凡搖頭:“韓老,現在還不是時候。星火計劃,還需要繼續進行。不過,也用不太久了,等我再臨楚家之日,便是星火燎原之時!”
  葉凡攥緊手掌,眉眼之中,卻是閃爍著莫名的光。
  看著眼前不過二十出頭的少年人,一旁的老者,心中卻盡是無盡贊嘆與無比尊崇。
  估計當年的楚老爺子怎么也不會想到,整個楚家人所瞧不起看不上的楚家“孽種”,方才是一條真龍吧。
  十年前,葉凡也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少年人,稚氣未脫,可是楚家對他們母子的羞辱,卻是早已讓葉凡有著不同于常人的心性。
  在楚家受辱的那幾年,葉凡拉攏了很多楚家家奴,韓老便是其中之一。葉凡母子被逐之后,他更是定下“星火”計劃,將他母親的所有嫁妝盡皆交給韓老,以韓老之手,借楚家之勢,在華夏投資那些落魄無名之人。
  “這世上最好的投資,便是人!”
  “一開始,或許他們只若星火,微弱無光,籍籍無名。但我堅信,假以時日,星星之火,終成燎原之勢!”
  估計,不會有人想到,這些話是出自當年一個少年之口。當時的韓老,在聽到葉凡的這一席話時,無疑也被葉凡的遠見卓識以及遠他那個年紀的沉穩心性給深深震撼。
  如今十年已過,葉凡的計劃,無疑得到了成功驗證。這也讓韓老,對葉凡,更加的敬重。
  不僅僅是感恩,還有對葉凡遠見卓識雄韜大略的深刻敬佩!
  “嗯。到時候,老奴定會大開楚家家門,迎接小主,王者降臨!”
  呼~
  寒風凜冽,云霧湖上,卻是吹起三千漣漪。
  ————
  ————
  此時,秋沐盈以及楚文飛等人被從海源閣趕出來之后,便又另換了一家酒樓。
  畢竟,訂婚宴肯定是要吃完的,更何況,關鍵的環節還沒有上演,秋沐盈一家人自然不可能讓其他人回去。
  不過,雖然剛才純屬意外,但是訂婚宴吃到一半便被人從海源閣趕了出來,總歸是讓老四一家丟盡了臉面。
  尤其是秋沐盈,本想趁著這次訂婚宴好好的在各路家人面前裝裝逼,出個大風頭,可誰曾想半路被打了臉,這自然讓秋沐盈覺得格外丟人,因此對楚文飛滿是怨念。
  “盈盈,這不能怪我啊?”
  “誰能想到突然有大人物空降云州啊?”
  “不是你老公我無能,主要是人家局長、千億集團老總這些牛逼的人物都被請了出來,所以咱也沒辦法,你家人肯定會理解的。”房間外面,楚文飛安慰著著秋沐盈。
  但是秋沐盈依舊怒氣未消:“哼,海源閣的事情就算事出有因,但總歸是讓我在家人丟了人。我不管,一會兒你們家送聘禮的時候必須把面子給我找回來,聘禮越貴重越好,最好清單上有個一百萬零一的現金,否則我就悔婚!”
  當年她五妹秋沐紅訂婚,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13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婆家給了一萬零一,寓意萬里挑一。現在她秋沐盈訂婚,再差也得百萬里挑一吧。
  “放心,盈盈。等會兒聘禮送到,肯定讓你在秋家人面前倍有面子。”楚文飛拍著胸脯保證道。
  “這還差不多。”秋沐盈這才放過楚文飛,隨即進了房間繼續陪秋家人吃飯了。
  而楚文飛卻是找了個沒人的地方趕緊打了個電話:“爸,我讓你準備的聘禮你備好了沒有啊,貴重一點哈,越貴越好,再加個一百萬現金。這秋家人都在呢,咱云州楚家可不能丟了面啊,要不然傳出去,丟的可是您的人啊。”楚文飛嘿嘿笑著。
  “滾,你這逆子,別特么叫我爸!”
  “偷戶口本瞞著我們自作主張去領結婚證,你特么真敢干啊。”
  “有本事,訂婚結婚都別找我們。”
  電話那邊傳來一男人憤怒的吼叫聲。
  楚文飛一臉慫樣:“爸,我這不是著急想給你抱孫子,傳宗接代嗎?”
  “我可去尼瑪吧!整個云州市上流圈子,誰不知道秋家的閨女,除了老三家的女兒之外,其他都是見錢眼看的拜金婊,心胸狹窄的勢力貨!這種混賬女人你也敢娶?我楚家的臉早就被你這個逆子給丟盡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13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還想要聘禮,還一百萬現金?我去尼瑪吧,告訴那個拜金婊,我楚陽就算是死,我楚家的財產,她都別想撈到一分!”
  “聘禮?老子一毛不給!”
  “這種拜金婊,想當我楚陽的兒媳,白送老子都不收!”
  嘭的一聲,電話隨即掛斷了。
  楚文飛頓時苦逼,這下該咋辦。他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給秋沐盈承諾會給她一個異常貴重的聘禮,若是最后啥都沒有,秋沐橙還不得給他鬧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