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失戀之后
失戀之后
一位叫叫王琪的女生是我的初戀,我們在一個聊天軟件相逢,但很快又分手,我知道,這都是業力的結果,沒人能逃過愛情十有九悲的設定,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脾氣。


今天是我和她分手后的第7天,聽說結束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因為寂寞,我玩起了陌陌。其實大部分男的玩陌陌,都是想從陌陌中約出一位女性,然后就是打炮,爽上天。我也不例外。

我承認自己是一個渣男,總是有意無意地傷害遇到的女孩。在年代久遠的校園里,我曾有個假小子朋友,我們一起嬉鬧,短暫的狂歡令一生銘記與回味,也記錄下了鮮血與萬劫不復的青春。


我因為想逃離這個令我痛苦的慢班,所以切斷了與她的羈絆。但我多年后又忍不住找她,給她帶來了二次傷害。其實一旦離開,就不必回頭吧,彼此相忘,相見無期。


我玩了差不多三天的陌陌,也許是在一個聊天群里表現的很溫柔,所以有一個女生主動跟我打招呼了。


天地良心,雖然我很色,也有著自慰的習慣,但我真的也想擁有一段純潔的戀情。所以我和她的交往,始終是純潔地進行著。


直到三天后的一天,我們見面了。


我對自己的顏值不怎么自信,始終認為她接受不了我,而她,卻說我長的還可以,我一下子輕松了許多。


見面的那天,她穿著一件淡黃色的連衣裙,長發披肩,微微笑起來的樣子讓我有種沉醉的感覺。


在一起吃完一頓飯后,我們就上床了。


我脫下了她的淡黃色連衣裙,隔著乳罩揉搓她的胸部,而她,也是迷情地哼哼著。我又撫摸她的大腿,親吻她的耳垂,她連連嬌笑,惹地我心神蕩漾。


緊接著,她主動脫下了我的長褲,隔著內褲咬著我的堅挺。我心潮澎湃,很是興奮。


我對她說了一句騷話:“好吃嗎?”


她說:“都還沒有吃到。”


“那你現在吃吃看啊。”


她便把我的內褲退到膝蓋處,用小嘴含住我的龜頭,濡滑的液體以及淡淡的體溫帶給我無盡的享受。她用舌尖在我馬眼附近打轉,柔軟的觸感令我有一種想射的感覺,但這僅僅只是開始,我要是現在就射了,她不是要鄙夷死我啊。


“好舒服。”我忍不住說了一句,同時看到她正注視著我,令我更加的興奮。


“還有更舒服的呢。”她將頭埋下,開始正式的活塞運動。她的頭一上一下的,嘴巴含住我的堅挺,套弄著。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沒想到她是那種激烈性愛的追隨者。


我有點受不了,對她說:“慢點慢點,我受不了了。”


而她,似乎是惡作劇般的,更加迅速的吞吐著我的堅挺,她嘴里發出嗚嗚嗚的聲音,時不時看我一眼,我實在受不了了,一大股濃稠的精液就那么噴射進她的小嘴里,隨著身體的一陣顫抖,一小股精液從她嘴角流出,而她,將沒有流出來的精液吞了下去,我看到她的喉嚨動了動。


緊接著,她吐出小舌頭,給我看了看,我有種征服了她的快感。


云收雨歇后,她躺在我的懷里,我懷抱著她,略微有些傷感,我眼里的滄桑,是我經歷了許多冷暖后沉淀下來的,有時在射完精的一段時間里,這種悲傷會慢慢浮現。


我叫她的名字:“許依依。”她抬起頭望了望我。


“怎么啦。”


“我有點冷。”


“現在是夏天誒大哥。”


我也笑笑,只好打圓場:“不是開著空調嘛。”


窗外是沒有星星與月亮的星空,今夜會是一個不眠夜。


大約半小時后,我對她說:“我還想要怎么辦啊。”


“那就來啊。”


“好,我們去浴室。”


進了浴室,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刷牙,我擠出牙膏,均勻地分散在牙刷上,她也在做同樣的事。


我接了一杯水,用牙刷點了點,便開始刷牙,她也緊隨其后。看著鏡中的我們,多像一對剛起床的情侶啊。


我咕嚕嚕地涮了幾下,吐出一些牙膏水,在自己手上哈了哈,聞了一下,貌似沒什么異味了,便去親她。


她也剛刷完牙,牙膏水還沒來得及吐,就被我吻住了,然后她被迫將牙膏水吞了下去,樣子十分的囧。


“哈哈哈。”我狂笑,小小的衛生間里,盡是我的笑聲。


我對她說:“許依依,你這個笨蛋。”


她沒有生氣,反而眼睛彎彎的,略帶笑意地對我說:“就是笨怎么了。”


我突然涌起一股愛意,將她緊緊摟入懷中。


我親她的臉頰,撫摸她的胸部,將罪惡的手伸向她的下半身,捏住她的陰唇,揉搓著。


她也把手伸向了我的下半身,把玩著我的兩個睪丸,時不時拎起來又放下。


突然又抓住我的陰莖,套弄著。


就這么互相撫摸著,來到了浴室,我把水開到最大,一股冰冷的水把我們淋了個透心涼、心飛揚。


雖然是夏天,但還是有些冰冷的感覺。


她叫了一聲:“呀!”


我只好把水龍頭擰向一邊,等待著出熱水。


不一會,水漸漸轉溫,我也與她一同沐浴在這溫暖的水浴中。


我問她:“許依依,你也失戀了嗎?”


她認真地看了我一眼,說到:“我沒失戀,我只是想找個人抱抱我。”


“好。”我隨即將她緊緊抱住,她鼓脹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胸膛,柔軟的觸感似乎能融化我心里的任何一塊金屬。


我用一只手將她的頭輕輕地埋入我的胸膛,另一只手由上而下地撫摸著她的發梢,她像只溫順的小貓,任由我撫摸著。


我掏出了自己的堅挺,用一只手提起她的一只腳,從側面進入了她。


她“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我也“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你干什么?”許依依問我。


“只許你叫,就不許我叫了?”


她哈哈大笑,“那你就叫吧,把警察叔叔引來我可不管。”


“她強奸我啊,我要報官!”整個浴室都是我們的笑聲。


我突然從她身體里抽回陰莖,有一種想逃離這種交合的打算,可隨即又歪歪扭扭地插了進去。


“加快速度,你可以的。”她鼓勵我。


我于是猛然發力,撞擊地她的身體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她的陰道吸合著我的陰莖,這感覺,比硅膠人體好多了,還能感受到她37度的體溫。


我一邊奮力地插她,一邊揉捏她的乳房,時而在乳頭上作繞指柔,時而整個捏住,作不規則的運動。


不知為何,經歷了第一次的射精,我這次特別的持久,估計有15分鐘左右,額,對我來說算持久了吧,畢竟有時就是個7秒真男人。


她貌似沒想到我戰斗力那么超群,對我說:“劉念,我腿好酸啊,我們換個姿勢吧。”


“好。”我將她掰過身來,大屁股對著我,她轉頭看了看我,令我心里又是一個澎湃。


我沒有插進她的屁眼,因為據說很痛,搞不好就菊花殘滿腚傷了。


我挺了挺身,一個沖刺,我擦,沒插進去,再來,還是沒插進去。。。。。。


她狐疑地看了看我,“你在搞什么東東?”


“哦,我在練遠射,我叫博格巴。”


幾番嘗試后,終于插了進去。


“來,和我擊掌。”我對許依依說道。


“幼稚。。。。。。”


經歷了之前15分鐘左右的大戰,我戰斗力明顯下降了,在許依依加快速度的催促下,我一泄如注,還算濃稠的精液盡數射進了她的小穴中。


許依依抬高屁股,讓那些精液順著她白嫩的大腿流到浴室光滑的地面上。


“嗯,洗完身子我們就睡覺吧。”


“好。”


我耐心地用沐浴露擦洗著她的身體,洗到乳房和下體處,總是忍不住捏兩把揉一揉,搞得我下半身又勃起了。


她也幫我洗著身體,他人的手給我的感覺又酥麻又無所適從。當她再一次套弄我的陰莖時,我受不了了,我對她說:“我射在你臉上好不好啊?”


她說:“不是要睡覺了嗎?”


“我還想再來一次,你老是搞我弟弟,我受不了了。”


“好吧。”


于是,許依依蹲了下來,臉朝著我的胯下。


我有些疑惑,問她:“你怎么不幫我擼啊?”


“還要我幫啊。”


“那當然,自己擼多沒意思啊。”


“好吧。。。。。。”


她套弄著我的陰莖,時不時用小嘴舔弄一下,搞的我很是舒服。


終于,在她快速的口交加擼管動作下,我感覺自己要射了。


“要去了,要去了。”我喊道。


她乖巧的停下動作,臉對著我的方向,微笑著接住了我射出的少量精液。


我有些變態的沾了沾她臉上的精液,用一個指頭輕輕塞入她的口中。


她也很配合地舔舐干凈,讓我愈加興奮。


我用毛巾幫她擦臉,她對我說:“我還要刷牙洗臉。”


“好的。”


我走出了浴室,窗簾沒拉好,可以看見外面黑漆漆的夜空。


我躺在床上,有些累,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半夜里,忽然聽到她叫我的名字:“劉念。”


我迷迷糊糊地睜開一只眼睛,看到她在黑夜里怔怔地望著我。


我問她:“怎么了?”


她說:“沒事。”


我只好又沉沉睡去。


夢里,我和以前欺負我的同學一起玩,醒來后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做那樣的夢。


天終于露出了一點亮光,我起身去衛生間洗漱,看到許依依躺在床上,面容姣好,似個孩子。


我忍不住回去親了親她的臉,她沒有反應,我又順帶在她的乳房上揉了揉。


還是和昨日一樣的柔軟,我再一次進入衛生間,看到鏡子里蓬頭垢面的我,突然涌上一股自卑。


是的,我沒錢,我和許依依睡了覺,沒有戴安全套,她有可能會懷孕,而我,也打算對她負責。


我用毛巾沾了沾水,抹了一把臉,然后就是刷牙,上廁所。


透過半透明的玻璃,我看到許依依動了動。


我長出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自己在嘆息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