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援交女友
援交女友
把我吵醒的,是隔壁「ㄎㄧㄎㄧㄎㄡㄎㄡ」的碰撞聲。我揉揉眼睛,隨手拿起手機一看:「靠盃~~才7:50而已,一大早是在搞什么鬼啊……」昏沉的腦袋也不允許我想太多,把頭埋進棉被里,打算瞇個一陣子再說。 但在棉被里吵雜的聲音仍然相當明顯,而且隱約中還可以聽到女人呼喊的聲音。


  「馬的!一大早就開炮是怎樣!欺負別人女友不在身邊啊?要是瑋怡還在我身旁的話,非跟你拼個高下不可,讓你知道誰比較厲害!」不服輸的個性讓我在心里暗自咒罵著。


  「要是女友還在就好了,現在快活的就是我。而不是大清早就被吵醒,只能自己在心里暗暗生氣。」另一方面,卻又有些許的失落感。


  女友傲人的雙峰、嬌嫩的小穴和清純的臉龐現在都不在我身邊,陪伴我的只有一床棉被,以及隔壁傳來那陣陣「惱人」的聲音。


  就在我幻想著女友的同時,床開始前后地搖晃起來,彷彿有規律般地,跟著「砰、砰、砰」的聲音,一下又一下的搖動著。


  「干!這旅館的設備也未免太差了,隔音不好就算了,現在連床都跟著一起動!是在搞什么鬼,要搞身歷其境也不是這樣子吧?」這下讓我火氣整個飆了上來,拿起電話準備開罵。


  電話一接通,便脫口而出:「干!這樣很吵,你們知不知道?」本來想立刻教訓對方一頓,沒想到話筒另一邊傳來的卻是肉體碰撞以及女子不停的呻吟聲:


  「啊~~嗯~~嗯~~嗯~~嗯~~好棒……好棒……用力一點……深一點……啊~~不行了……不行……要到……要到了……人家要高潮了……」想必隔壁這位老兄不愿意被電話打斷他的好事,索性直接把話筒拿起來,讓我知難而退;還是說他也有凌辱女友的這種嗜好,趁著這個機會想跟我分享呢?


  抱著不聽白不聽的心態,我便按下電話的擴音鍵,躺在床上一起分享這只有聲音以及身歷其境搖晃感的春宮秀。雖然只有聲音而已,但這種臨場的感覺卻又那樣地真實,比起網路上的偷拍片,多了一種臨場的刺激感。想著一墻之隔的床上,一對男女正激烈地進行活塞運動,陰莖不停地進出著女生隱密的小穴,我的肉棒不自覺地也硬了起來。


  聽著聽著,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似乎哪里怪怪的,卻又說不上來。就在這個時候,隔壁的「戰事」也進入到最后的高潮。


  「呃~~呃~~要射了……我射!射死你這個小淫娃,讓你知道「葛格」的厲害!」雖然這位老兄自稱葛格,但從聲音中聽得出來,應該也是有點年紀才對。另外從他的語氣聽來,兩人并非情侶關系。 這也不出我的意料之外,畢竟先前就看見過很多特種行業的女子在這里進進出出,只不過看上去也都有一點歲月的痕跡在,年輕妹妹倒沒見過幾個。


  「啊~~啊~~射給我……射給我……通通……通通射進去……熱熱……熱熱的……讓……讓小蕩婦幫主人……幫主人生小孩……」這小姐也挺熱情地回應著男人嘛!不過照這樣子來看,他們應該沒有戴保險套才對,那還真是猛啊!現在性病這么氾濫。 「大概是最近這陣子經濟不景氣,小姐也想多賺些皮肉錢才有的特別服務吧!」我心想。


  「啪!啪!啪!啪!啪!啪!啪……」肉體碰撞的聲音越來越快,接著只聽到一聲低吼,話筒里便只剩下兩人喘息的聲音而已。


  「呼~~沒想到今天運氣真好,竟然叫到一個這么清純、身材又這么火辣的美眉。讓我喘口氣,待會還要好好干死你這個小蕩婦不可!」聽到這句話,果然證實了我的猜測,隔壁房間正在作性交易沒錯。


  回想著男人最后說的幾句話,突然間,我驚覺到剛才那股不尋常的感覺到底是什么了。原來隔壁那小姐不只呻吟聲跟瑋怡很像,就連床上調情的淫聲浪語也是如出一轍,難怪剛剛就有一股熟悉的感覺。 雖然每個女人在床上的淫叫聲應該都差不多,但就連調情話語也一模一樣未免太過巧合了吧!加上那句「清純、身材火辣」,不禁使我擔心起女友的安危,立刻拿起手機打給瑋怡。


  「嘟~~嘟~~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該死!女友平常上班雖然很忙,但不管怎樣都還是會想辦法接我的電話呀!該不會……心里起了不祥的預感。


  「不會!不可能的!瑋怡應該是正好在開會,才沒有辦法接電話,一定是這樣啦!」心中一邊試圖說服自己,另一邊也不由自主慌了起來,想要再確認心中的那個猜測,于是胡亂地拿起電話大吼:「瑋怡,是你嗎?寶貝,是你嗎?」天曉得電話另一頭那里聽得見什么,「干恁娘ㄟ~~囃西郎~~」隨著突如其來的國罵,電話也隨即被掛上。


  不管接下來我再怎么撥打,也都沒有任何回應了,想必這傢伙一定是把電話線直接扯掉了。在無計可施、女友手機又一直聯絡不上的情況下,為了女友的安危,我只好鼓起勇氣,準備到隔壁房間弄個明白。


  當我站在807號房前,想像待會要怎么跟人家拼命的時候,背后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旅館的打掃阿姨。


  「肖年仔,你這個樣子不行喔!」阿姨一面笑著一面打量著我:「想找妹妹的話,打電話到樓下跟我們柜臺說一下就好了,你這樣在別人房間外面偷聽不可以啦!」打掃阿姨突如其來地出現,讓我嚇了一跳,一時間語塞,愣在一旁不知該說什么。


  見我沒有任何回應,阿姨自顧自地說道:「我看你這身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壞人啊!」稍微回過神以后,我開口:「沒有啦,隔壁房間一大早就吵死人了,所以我想來敲門,叫他們收斂一點……」當我還在思考該不該繼續說下去的時候,「西阿捏啊,要不然「姐姐」今天給你特別的服務好了。」阿姨帶著詭異的笑容對我說。


  我心想,雖然聽著隔壁一陣陣妖精打架的聲音確實讓我的性欲也被激起,不過阿姨啊,你也看看你自己的年紀還有身材吧,你這個樣子要我怎么吃得下去?


  當我還在胡思亂想之際,打掃阿姨逕自往另一側的房間走過去。眼下也沒什么比較好的方法,就暫時跟過去看看她葫蘆里賣什么藥吧!于是我也加快腳步地追上去。


  走進去一看,原來這是專供打掃阿姨們休息的房間,房里各種備品、清潔用具一應俱全,但是吸引到我的目光,卻是墻角邊的一臺電腦。


  阿姨熟練地坐在電腦前移動著滑鼠,喃喃念道:「807、807……找到了。不要在那邊發呆,過來這里看吧!」她揮手示意我過去接手電腦前的位置。


  「小伙子這么想聽的話,就讓你看個過癮吧!」打掃阿姨笑嘻嘻地說著。已被螢幕畫面吸引住的我,下意識地應著:「謝……謝……」「我們為了怕客人在房間里面亂搞,老板特地請人在所有房間里都裝了最先進針孔攝影機,只要從這臺電腦就可以掌握到所有房客的一舉一動。」阿姨得意地說著。


  難怪現在網路上的偷拍光碟這么多,就是你們這群人搞的鬼啊!靠,那我昨天晚上瑋怡幫我口交的畫面,不也全都被記錄下來了嘛?


  見我沒有搭理她,繼續說著:「好啦,旁邊有按鈕可以自動切換房間里的各個角度,你就自己慢慢欣賞吧!」于是一溜煙地走出門外。陰暗的房間里只剩下我一人,獨自盯著電腦螢幕不放。


  出現在螢幕上的是房間的大床,從這個角度來看,攝影機應該是裝在電視機上頭的抽像畫里,還藏的真隱秘,難怪不會被人發現。 不過床上除了棉被外,并沒有任何東西,另外從床鋪凌亂的程度看得出來,剛才這里的確經歷過一場翻云覆雨的性愛才對。著急于女友安危的我,于是趕緊將螢幕切換到其它角落去。


  當浴室畫面出現時,我真的嚇傻了。當長久以來的猜測突然成真時,人們反而希望否定它的存在,這就是所謂的近鄉情怯吧!不可否認地,當女友身影出現在螢幕的那一剎那,我還真有點暈眩了。心里一股聲音告訴我:「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但畫面的動作卻又那么寫實地摧毀我一絲的希望。


  沒錯,隔壁房里的那個女人就是瑋怡,我那童顏巨乳的女友。畫面中的她就像A片中的風俗孃一樣,用她36F的巨乳替男人服務,溫柔地刷洗他的背脊、胸膛,滑過雙股間及胸膛時,有意無意挑逗地伸出舌頭逗弄男人的肛門和乳頭,似是要勾引起男人無窮的性欲。 看到這里,已經讓我胯下的肉棒硬到不行了。


  接下來只見瑋怡慢慢地蹲在男人跟前,用她靈巧的舌頭舔舐著男人蕈狀的龜頭,三不五時將整根陽具完全地吞入口中,偶爾再仔細地清理著下面陰囊的每個皺褶,溫柔順服的模樣,就好像昨晚幫我服務時一般。


  又有哪個男人能忍受得住這等美女如此淫蕩卻又細膩的服務呢?只聽見那熟悉的低吼聲:「呃~~呃~~」很快地,男人再次不爭氣地在瑋怡的臉上灑下那屬于他的乳白精液。而我那可愛的女友,也順從地將發際、眼角,甚至是鼻頭上其他男人的精液集中在手心里,一口口、津津有味地啜飲進口中。


  不曉得是我眼花還是怎樣,吃完最后一口的同時,瑋怡還抬起頭對那男人投以深情、抑或是淫蕩的一笑。這笑容,彷彿是在感謝男人賞賜給她如此珍貴的禮物一樣。


  女友平時總說精液又腥又臭,即便有機會口爆在她的小嘴里,也是直接射進去,壓根從未沒看過她像如獲至寶般地,這樣細細品嚐。要是現在她嘴里嚐的是我濃濃的體液,那該有多好啊!


  一直到這時,我才回過神,打量著這個正被我女友給滿足的男人,究竟生得是什么模樣,怎么可以受到女友如此熱情地對待。平頭、黝黑的皮膚、結實的手臂搭配著不相稱的啤酒肚、還有那黑紅色的龜頭和中等長度的陰莖。 而這些特徵的主人,如同我先前的猜測,是個看上去年約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我心想,從這些條件看來,應該是個做粗活的工人才對,而那略呈黑色的龜頭,想必是他豐富性經驗所造成的,一種在床上閱人無數的象徵。


  我的女友不是去公司上班了嗎?怎么又會出現在這里,成為這粗工口中的援交美眉?又為什么她看起來是這么地享受,感覺不出一絲被脅迫的味道在?


  當種種問題還在我腦海里打轉的時候,只看見螢幕里瑋怡深情地吻上了那老粗,而這傢伙也不管兩人身體擦拭干凈沒,猴急地展現起他有力的雙臂,一把抱起瑋怡朝房間走去…看著兩人離開螢幕的視野,這時已能接受女友慘遭凌辱事實的我,興奮又期待地趕緊再將鏡頭調整回房間內。過去看著各式各樣凌辱女友的文章,總是讓我特別的興奮,總覺得自己體內應該也流有相同的基因在。可是每次有機會暴露瑋怡時,看著女友蘿莉般的可愛臉孔,是那么地相信我,嘴里總是規劃著我們的種種未來,卻又不忍真的下手。


  剛好碰上這次機會,這種帶點醋味、卻又有一點刺激感、興奮感,看著曾經只屬于自己的女友,是如何被其他的男人給征服,讓我終于領會到,為什么有這么多人前仆后繼地想著要怎么暴露、凌辱自己的情人。這時的我,只想趕緊跟上他們的腳步,看看我那可憐的女友會怎么被眼前的中年男子羞辱。


  這次我按下床頭的按鈕,瑋怡平躺在房里的大床上,正對鏡頭的是那中年男子的臉孔。他側坐在女友的身旁,一手撫摸著女友柔軟的雙乳,一手在女友下體輕揉著。原本我還以為他們回到床上會直接開戰的,沒想到竟然是這樣溫柔的挑逗。


  想想也對,這個人至少也射過兩次了,下面的小弟要再抬頭,總需要多一點的時間才行吧!


  看著女友一臉享受的表情,我也安心不少。突然間,女友「呀」的一聲,看來又有進一步的攻勢啰!


  「你……你……又伸進去了……」


  「呵~~嘿~~妹妹你剛才噴得可激烈了~~我們再來試一次看看吧!」男子不懷好意地說著。


  什么!原來女友也有潮吹的這種體質嗎?以前幫女友服務的時候,也是賣力地摩擦女友陰道里凸起的那點,也從沒讓瑋怡潮吹過,到最后總是以個人體質理由說服自己,女友是沒辦法噴水的。難不成是我的方法錯了嗎?女友也有這種令人讚嘆的潛力嗎?


  看著男人中指無名指在瑋怡緊實的小洞里來回地抽動著,難道是我只會用中指的緣故嗎?女友的身體也跟著指頭地進出而扭動。接下來,這傢伙彎下腰,伸出舌頭輕舔女友敏感的粉紅荳荳;另一只手也不得閑地搓揉著瑋怡已凸起的暗紅乳頭。 一切都是這樣溫柔地、輕緩地,彷彿像在對待自己的情人一般。旁人若是看到眼前這一幕,一定也認為兩人必然是情侶或夫妻,是有所謂愛情基礎的,但在畫面里享受的卻是我的女人呀!


  這時瑋怡的小荳荳不知是被口水還是自己的淫水給涂抹得閃爍著,螢幕中男人開始加快進出的速度,女友也「噫噫、啊啊」地拉高了呻吟的音調。 這技巧還真是高明呀,雖然有些嫉妒,卻又不得不佩服他的技巧。


  「快來啰~~快來啰~~」男子興奮地叫著,一邊進出得更加迅速。


  「啊……啊……啊……不行了……不要……我會受不了的……受不了了……啊~~」隨著瑋怡高亢的最后一聲尖叫,只見女友的下體果真噴出水來。


  受到女友的鼓舞,男人持續地在女友體內進出。整個過程雖然不像A片里那樣夸張,卻也貨真價實地噴了十幾秒啊。仔細看看,床單、女友的大腿、下體、男人的手掌,全都滿佈著那從未屬于我的愛液。


  男人看起來很滿意眼前的這一切,笑嘻嘻地移動到女友臉旁,勝利式地揮舞著沾滿瑋怡愛液的右手:「自己來嚐嚐看吧~~」也不等女友回應,逕自將那滿是皺摺、厚繭和淫水的指頭塞進女友的口中。


  「嘿嘿~~滋味還不錯吧?」女友只能「唔唔唔」地叫著,但從臉部表情來看,應該也是愉悅的。


  「不錯,不錯,看到你的表現讓我又硬了起來~~我們再繼續吧!」朝男子的胯下看去,那偏黑色的雞巴果真又翹了起來,看來女友今天可是讓他十分享受呢!


  「不……不要……了啦……人……人家……不行了啦……」女友害羞地求饒著。


  「咦~~不行了嗎?那要不然我再給你……」等不及說完,男子伸手至旁邊的燈柜上一撈,從袋子里掏出幾粒藥丸,往女友嘴里一塞。


  「我……我不要了啦……」女友作勢要將嘴里不明的物體吐出。


  「呵呵~~美眉,那可由不得你啊!」語畢,低下頭去強吻起瑋怡的小嘴。


  瑋怡從一開始的反抗,漸漸地放松了身體,順從著男人的動作。只看到床上的一對男女正激情地熱吻著,不時互相吸吮對方的舌頭。 看著兩人交纏在一起的雙舌、交換吸食對方的唾液,我想那藥丸一定已經滑進女友的喉嚨,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么樣的效果?


  應該是催情藥吧?我猜,否則女友先前也不會這樣熱情地與這個陌生男子性交。對于女友的身體,我也是相當地瞭解,只要好好地挑逗她那粉嫩的裂縫和精巧的小荳,就足以讓她欲火焚身、對你百依百順,展露出她那淫蕩的一面。話雖如此,但也不至于對初次見面的中年男人就發展出這超越男女朋友間的關系。


  想到剛被女友吞下的藥丸,或許就是女友會有如此放蕩演出的最佳解釋了。


  如此一來,我心里也釋懷不少,至少女友不是主動地迎合著男人一次又一次的進入。


  在我還揣摩著今天這一切的來龍去脈之時,中年老粗又再度回到女友雙腿之間,準備下一回合的抽插。雖然早知道瑋怡方才已同這男人交媾,但親眼目賭這關鍵的一刻,讓我又興奮得嚥下好幾口口水。


  男人倒不急于一桿進洞,而是用他紅黑色的龜頭輕拍著瑋怡的窄縫,想要激起瑋怡的欲望。


  「嗯……嗯……快一點嘛……人家要……人家要啦……」看著女友陶醉的模樣,藥效應該已經起作用了。


  「嘿~~要什么啊?不說清楚一點,「葛格」怎么知道呢?」男人輕輕地說著,一方面似有若無地將陰莖向前頂了一下。


  「啊~~人家要……人家要大肉棒到小穴里……到小穴里止癢……」瑋怡扭著腰哀求著:「小穴癢癢……要……要……葛格的大肉棒……替人家止癢啦!」看來瑋怡已經忍不住了,所謂的理智,已完全被性欲所征服。


  「好吧~~看你這么難受,我只好勉為其難地替你止止癢啰!」男人得了便宜還賣乖,好似這一切都是瑋怡主動要求的。


  「小美女,我要進去啰~~」說完,只看到中年男子勃起至不行的陽具,一寸寸、慢慢地隱沒在女友私密的陰道里。


  記得瑋怡的小穴是那樣的緊實,每次與她做愛時,都還是帶給我破處一般的充實感。但或許是前戲十足、又或許是男子的雞巴不是十分雄偉,整個過程相當順利,不一會兒,兩人的下體就緊緊地密合在一起。


  「喔~~」女友發生滿足的呻吟。


  「嗯~~玩了這么久你的肉穴還真是緊,玩過這么多女人,你還真特別啊!


  剛出來賣齁?」說歸說,男人卻沒有更進一步動作,只將陽具停留在女友體內,感受著被女友淫穴包圍的溫熱感。


  「嗯……人家不是那樣啦!」看來女友淫歸淫,卻還記得那么一點真相嘛!


  「快點啦……快點動動……人家好癢喔……」才剛夸她,下一秒瑋怡還是發騷地請求。


  聽到女友嬌滴滴的聲音,這老粗終究還是忍不住,于是不客氣地開始進出女友的身體。 看得出來他的經驗是相當豐富,即便身下躺著瑋怡如此誘人的青春肉體,還是規律地三淺一深、九淺一深交互使用著。


  「喔……喔……喔……喔……嗯……嗯……嗯……好粗……好棒……」女友迷人的呻吟聲,就連螢幕前的我也為之著迷。


  接下來只見男人開始埋頭苦「干」,不再說話。應該是女友太過可口,一不留神可能很快又再次泄出,果真如此就太不劃算了。整個房間里只剩下女友不停地淫叫聲。


  「嗯……嗯……啊……啊……呀……好粗……好長喔……老二好粗好長……好棒……好棒喔……人家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受不了……要死了啦……瑋瑋要死掉了啦……不可以……不要……不要……不要了……啊~~要到了……要到了……高潮了……要高潮了……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