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渣男 再愛我一次
渣男 再愛我一次
孤家寡人的夜,我無意識的開著車閑逛,不知不覺的開到了伴月湖邊。真是諷刺,我停好車,徒步在湖邊吹風。


  這里充滿了回憶,是我和我前女友紫馨相戀、熱戀、和分手的地方…我和紫馨是大學同學,大一的時候我趁著紫馨剛剛背井離鄉空虛寂寞冷的時候將其拿下,紫馨很寶貴的第一次便給了我。


  然后我們相愛四年,臨畢業的時候我把她姐姐給睡了,紫馨接受不了我的出軌,一怒之下便和我分了手。


  紫馨的姐姐柳露,在那時候已經結了婚,是個正了八經的有夫之婦。當時我對這種初為人婦的成熟女性根本沒有抵抗力,在你情我愿下就擦出了愛的啪啪啪!


  就連我和紫馨分手后,也總是偷偷摸摸的溝通人生,直到我遇上了小雨才斷了聯系。


  想不到兩年后,物是人非,讓我唏噓不已!


  “喂!渣男!”一聲輕呼將我從回憶中拉回了現實。


  我循聲望去,幾步遠的距離俏生生的站著一抹熟悉的身影。


  嬌小的身材,緊致的五官,可愛的酒窩,齊劉海披肩發,T恤熱褲,正是我回憶里洋溢著青春的紫馨。


  我揉揉眼睛,實在不敢相信。兩年了,紫馨除了眼神中有些少許的成熟之外,竟然沒有一絲改變!


  “這么巧!”我尷尬的笑著,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好。


  紫馨乖巧的笑著看著我,沒有說話,只是張開了雙臂。


  瞬間心里翻到了五味瓶,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紫馨,感覺還是那么的熟悉。


  “渣男!我想你了…”紫馨悠悠的說。雖然紫馨不是我第一個女人,但我確確實實是她第一個男人,所以我對她意義非凡甚至終生難忘。


  我牽著紫馨上了車,手上傳來的溫度似乎讓我回到了過去。


  油門到底,直奔我家,全程我們都默契的沒有說話,直到我將她抱上了樓。


  沒有開燈,我狠狠的吻了上去,兩只手用力的撫摸著紫馨的背部。


  這一吻便是許久,吻的紫馨透不過氣來。我脫下自己的襯衫,正要去接紫馨的衣衫。


  “渣男,我明天就要嫁人了!”紫馨輕輕的說。


  我停下了手里的活動,呆立在那,久久不語。是心酸是失落或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渣男,再愛我一次吧!”紫馨仿佛做了重大的決定,眼神透著堅定,直接吻了上來。


  一陣窸窣,我們赤裸的擁抱在一起。我倆互相吻著對方,體溫逐漸升高。


  紫馨個子不高是屬于那種嬌小型的女生,每每和她做愛都會有一種征服感。時隔兩年多,除了樣子沒變之外,插入的感覺也如同之前般緊致。


  “嗯…慢點…”紫馨微微皺眉,讓人很容易升出憐愛的感覺。


  我放慢速度,一點一點的插入,再一點點的拔出,漸漸的讓紫馨適應了些,淫水也逐漸增多。


  我抱起紫馨的小屁股,紫馨也應勢盤在我的身上,隨著我的節奏輕聲淫叫著。


  我將紫馨抱到床上,一路上并未停止抽插。一想到明晚壓在紫馨身上的將會是另一個男人,心里竟然泛出另一種快感。


  我緊貼在紫馨身上,下身快而有力的涌動著。


  “渣男…我忘不掉你…”說著紫馨竟然流出了淚水,并用力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盡管紫馨咬的很用力,可我卻沒有感到疼痛,有的只是心酸和苦楚。不過這些負面情緒并沒有沖淡身下傳來的快感,反而讓我的陰莖又增大了一圈。


  紫馨的小穴很緊,以前我們做愛的時候都不會讓我太快太用力,以至很多次我都并未盡興,還得事后紫馨用嘴來幫我解決。


  “啊!盡情愛我吧!今晚我只屬于你!”


  看著紫馨堅定的眼神,我再也顧不上憐香惜玉,換了個姿勢,翹起了紫馨的雙腿,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紫馨也放開了身心,高聲浪叫起來。


  “嗯…好粗好漲啊!”紫馨感嘆道。


  “你第一天被我干啊?”我在紫馨小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換成老漢推車的姿勢繼續猛攻。


  “啊!好深!…哦…哦…討厭!我是說比之前更粗更長嘛…啊!頂到了!”|“啊!太深了…受不了啦!…啊!”


  也不知折騰了多久,直到精疲力盡,我倆相擁而眠。


  我只記得紫馨最后在我懷里問我:“你愛過我嗎?”


  我鄭重的點點頭。


  “明天我的婚禮你會來嗎?”


  我搖搖頭,深思片刻,又點點頭…


  等我再醒來,紫馨已經離去,空留半床余溫!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