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李家姑娘
李家姑娘
同在屋檐下,難免磕磕碰碰,單位和居民相處同樣少不了發生磨擦和矛盾,關鍵看你當領導的怎么處理。T店二樓辦公室與居民李家為鄰,同用一個通道一個樓梯,幾任領導都與李家發生過爭吵。上任不久,單位職工因搬東西聲音比較響,與李家夫婦發生了爭執。我聞訊趕來勸架。

  李家大哥在單位里是入黨積極分子,因為爭吵激烈,里委、派出所乃至他所在的單位都來調解過,后來單位不景氣,他第一批下了崗,入黨也就“黃”了,李家嫂子體弱多病長期在家養病,退休工資又小。尤其三年前,李家獨生女兒考大學時,正逢單位裝修,敲打聲,機器聲干擾了李姑娘的溫課。李家夫婦找那時的經理請求晚上不要施工,經理因與之不和,依然我行我素。結果李姑娘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也由此產生對聲音的恐懼癥,大一點的聲音就會感到緊張。故而李家與單位結怨很深,你說麻煩不麻煩。

  可能我是新來了,在我勸慰下,李家夫婦不再言語什么。這時李姑娘卻哭鬧著沖出家門,被我一把拉住。當我們四目相對時,我發覺李姑娘并不象有人說的是有“神精病”,而是楚楚動人,一朵帶雨的梨花。李姑娘紅著臉推開我的手,默默地退了回去。事后我寫了幾張“上下樓梯請放輕腳步”紙條,貼在墻上,要求單位干部職工引起注意,一段時間下來倒和李家倒也相安無事。

  平時喜歡寫散文,國慶夜晚值班時我就在單位辦公室的電腦上寫文章,突然急匆匆李姑娘沖了進來,隨后李家大哥也跑來了。原來李姑娘畢業后,因學的專業冷僻,一時找不到接受單位,由于憂郁為小事與父親發生口角。我擋在他們父女之間,在勸架中挨了李家大哥一個巴掌,也正是這個巴掌,才平熄了父女倆的爭吵。李家嫂子把丈夫拉走后,李姑娘看著我臉上的紅印,輕聲說:“真對不起,實在不好意思。”我真誠地說:“市場競爭激烈,找工作是有一定困難。在這種情況下,家人的互相安慰是十分重要的。心平自然靜,你要調節好心理,我想你一定會找到工作的。”李姑娘感激地點點頭。她發現電腦上我的筆名,高興地說:“原來你就是林林,我在報刊上看過你不少文章。我也喜歡寫文章,就是寫不好。”那天我們從文學構思談到文學創作,從現代作家談到古代文人,好晚了李姑娘還是依依不舍。這時我才發現她穿了件白底紅花的旗袍,她揚起的玉臂碰在我身上,使我的心頭陣陣不安。我忍不住拉住她的手,是那么柔軟滑膩,同時還感受到她的體溫和體香。看著她秀發下的脖頸是那么嫩白。

  我架起她的胳膊,使勁一捅,陰莖一下子全根而入,我發出了一聲呻吟,她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就這樣,我們靜止了許久,她只是溫柔地親著我的臉,我只是靜靜地插在她里面,感受著她里面的緊縮、蠕動與潤滑。我抬起頭,深情地凝視著她:“今天我真像在夢里一樣。”

  我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她的呻吟也越來越重,聲音越來越大。突然,我感到她的小穴一陣緊縮,兩只手也使勁攀住我的肩,兩條腿緊緊夾住我,身體卻幾乎凝固了,我的一股熱精終于噴薄而出。許久,我們才從迷幻的陶醉中醒過來,我忘情地親吻著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我希望得到她的溫柔的聲音,美麗的樣子,晶瑩的大腿、柔軟的腰肢、豐滿的乳房、美好的花蕊、嬌羞的喘息、動聽的呻吟。

  我們又吻一起。我的手伸向她的胸部,我已經等不及了,將她撲倒在沙發上,又一次進入了她的身體。她抬起兩條腿盤在我的腰上。黑色的沙發與白皙的大腿形成強烈的反差,令我無比沖動,陰莖昂然挺立。我將她的兩條修長的腿架在我的肩上,更深入地插入了她。她主動起來,我只覺得她的陰戶內部開始吞吐、吸嘬,把我的陰莖緊緊箍住,她纖細的腰開始扭動,渾圓的屁股在我的身底一下一下地挺動,乳房也塞滿在我嘴里。我索性翻身讓她騎在我身上,她低下頭,將滑出來的陰莖又塞進她的花蕊,然后開始瘋狂地聳動。我看她的肌膚變得潮紅,看她死死咬著自己的下唇,看她被汗水弄濕的秀發有一縷耷在額前,看她的乳頭變得堅挺,看她美妙的陰戶在我的抽動下一張一合,我趴在她柔若無骨的身上把一切都交給了她。

  這以后,李家夫婦見到我總會先打招呼,還十分友好,看來鄰里間的麻煩給我解決了。過元旦又是我值班,李家第一次買了鞭炮,李姑娘拉著我去放,原來她被一家公司錄用了,雖然工資不太高,但她在單位有發展余地,因此她和全家有笑容。在一陣“劈劈啪啪”中,我的臉上也留下了一對紅印。舊的麻煩沒有了,可新的麻煩卻來了,我又該如何處理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