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婚禮福利
婚禮福利
從記事起,我參加過許多的婚禮,不過前女友的婚禮我還是第一次。整個婚禮現場十分熱鬧,每個人都喜氣洋洋的,當然除了我一個人尷尬的坐在角落里。


  看著臺上穿著人模狗樣的小白臉新郎,我就郁悶,也不知道童童看上他哪了!臭美吧!我心里暗笑,幾小時前哥們我剛送了你一頂綠帽子!


  正當我無所事事的時候,突然我發現了一個女人,一個成熟版的童童!


  是她!沒錯!童童的姐姐婷婷!一個曾讓我魂牽夢繞的女人!


  今天婷婷穿了件紫色的抹胸伴娘服,忙忙碌碌的并沒有發現我的存在。


  我悄悄的溜到她的身后,趁大家都在忙碌著準備著一會的典禮,一把抱住了婷婷。


  “啊!”婷婷被突襲發出本能的驚叫,可聲音發出一半看清了我的臉,于是趕緊用手捂住了嘴。表情從驚嚇到驚訝!


  “姐,好久不見!”我壞笑著,見沒人注意這里,便拉著婷婷轉進身后的包房內。


  “喂!你干嘛!好大的膽子啊!”婷婷打掉我在她身上環游的手。


  “想你嘍!怕什么,沒人會進來的!”我抱住婷婷,雙手又揉捏起婷婷的屁股。


  “討厭!油嘴滑舌!這么多年沒找我,是有了新歡就把我忘了吧!”


  “哪能忘了姐姐啊!”我輕吻上婷婷光滑的脖頸,“哪有誰能及得上姐姐半點的功夫啊!”


  “小色鬼!只知道想這個!”婷婷握起拳頭輕錘著我的胸口“現在這里可不行,一會的好么?”


  我沒有停下嘴上的活動,拉下婷婷的衣領,親吻上婷婷內衣外露出的半個乳房。


  婷婷比我和童童大五歲,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的氣息,也是讓我著迷的地方,是我身邊幾個女人都給不了的。


  “姐姐,可是我等不及了!”這么刺激的場地和時間,我怎么能放過!泡妞三大條件天時地利人和全齊了!


  “不行!隨時會有人進來的!”婷婷企圖將我推開。


  我發現,婷婷這身伴娘服完全是為我準備的!我拉下本來就很低的衣領,將里面的隱形內衣解出,然后伸手拉高裙擺,又將婷婷的內褲拔下。


  上下的連連失手,讓婷婷放棄了抵抗,或者原本婷婷也沒打算真的抵抗。所以我很順利的翻過婷婷的身體,讓她趴在圓桌上,屁股對準我。


  “別叫出聲哦!”我淫笑著提醒道,然后將早就頂到穴口的陰莖用力插入!


  “唔!”婷婷捂著嘴,不敢發出聲音,雖然外面喧鬧非凡,但叫床的穿透力足以秒殺任何聲音。


  我在婷婷身后努力的耕耘著,圓桌隨著節拍發出吱吱呀呀的伴奏聲。


  奮戰在與人群僅隔著一道上不了鎖的門的包房內,這種刺激足足讓我的兄弟暴漲一圈,應該可以對付身下成熟的女性了。


  可惜我低估了婷婷的戰斗力,婷婷雙臂支起身體,上身前傾,屁股抬高并翹起,這讓我的陰莖毫無保留的連根沒入。


  “哦!”我低聲輕呼,這就是與喜歡婷婷做愛的魔力所在!簡直爽到爆!


  而這只是開始!接著,在我每次頂入的時候,婷婷都會默契的將屁股后翹,然后夾緊,吞沒,放松,再夾緊!


  這一系列的動作爽的我不敢有任何的松懈,稍不留神精子便會被吸出!這是我身邊這幾個女人所不能給的快感!


  “姐姐,你的功夫又進步啦!”


  婷婷回眸輕佻一笑,將我的陰莖退出,接著蹲下身去,張開小嘴將我沾滿淫液的陰莖含了進去!


  “唔!”這種中途口交是我的最愛,這么多年婷婷依然記得我的癖好!這讓我非常感動。


  我緩緩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慢慢的享受著婷婷的口活服務。


  我很懷疑,婷婷的口交技術是經過高人指點,或者是什么特殊的訓練。否則不能如此的欲罷不能。


  隨著婷婷每次的嘴巴抽離,都像是會帶走我的靈魂,產生慢慢的失落。然后慢慢的吞入,那獨有的吸力,讓我有種溫暖的歸屬感,然后身心舒服的放松。


  而且關鍵是其中靈活的小舌頭,時而纏繞,時而挑逗,每每讓我把持不住想要噴發。


  同時婷婷的手也在輕撫愛憐著我的兩顆蛋蛋,抬著頭雙眸透著欲火看著我。


  我心中不禁想吶喊:“還有比此刻更爽的存在嗎!”


  “呃!…!!!”我放棄了抵抗,在快感連連的刺激下釋放了我的億萬子孫。


  婷婷并沒有將陰莖拔出,反而進一步吞入,就任憑我的巨物在她嘴里最深處一跳又一跳的噴射著精液。


  直到不再射精,婷婷才慢慢裹著陰莖,喉嚨一動一動的將射出的精子一滴不剩的咽下。


  然后似乎意猶未盡的甜食著陰莖上粘連的精液。最后嗲嗲的看著我,用手指將嘴邊殘留的最后一滴精液送進嘴中!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不!這仍然還是開始!


  在我射精完畢,趁陰莖還未軟下的時候,婷婷用手扶著,跨坐在我身上,對準自己的蜜穴,毫不猶豫的坐下!


  “不要讓它軟下去哦!否則姐姐會懲罰你的哦!”


  這根本不容我半刻放松,剛要變軟的陰莖再一次堅挺起來!


  我猜測,婷婷一定是修練過欲女心經之類的蓋世神功,否則怎么會如此洞悉男人所想,知道什么姿勢可以讓男人滿足。


  我抱著婷婷,下身緊緊的貼合再大力的抽動,瘋狂的我們忘乎所以的結合著!


  婷婷的陰道配合著起伏而收緊,仿佛黑洞般可以吞噬一切!


  和其他的女人的性愛,完全是發泄原始的欲望,并是一種帶有征服感的快樂。而和婷婷做愛則不同,是大幅度的提升性愛的每秒和徹徹底底的享受過程中的歡愉!


  這也是我迷戀她的原因所在,曾經我們背著童童,在她家的陽臺上,廚房里還有衛生間,甚至就在熟睡的童童身邊都不止一次的交歡過。


  那看似荒唐的日子,實則“性福”無邊!


  現實的快感讓我不得不收起回憶,身上婷婷的起伏不斷的加劇,陰莖上的收縮感也不斷的加大,婷婷此刻香汗淋漓,緊咬著嘴唇,正處于高潮的邊緣。


  我起身將婷婷抱起,懸空將其夾在墻壁上,以最深入最淫蕩的姿勢展開了最后的沖鋒!


  “嗯!”我心滿意足的再次射了出來!我吻著婷婷,享受著暴風雨后的曖昧。


  婷婷眼波流露出幸福小女人的樣子,慢慢的貼著墻壁滑下,一口將帶著精液的陰莖吞入并吮吸起來。


  “姐姐,你很喜歡吃精子嗎?”看著婷婷將精子甜食的干干凈凈,我不禁好奇的問!


  “是啊,姐姐我都是快30的人了,當然需要多補補了!”姐姐幽怨的眼神看著我“你個小沒良心的,以后要多找姐姐玩啊!”


  這時氣喘吁吁的我們還沒等緩過氣來,只聽外面主持人喊著有請新娘的姐姐上臺送上祝福!


  婷婷大驚失色,趕緊整理了衣襟,捋了捋散開的長發,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急沖沖跑到門口。


  “姐姐!這個我幫你保管哦!”我淫邪的笑著,手里搖晃著婷婷蕾絲的內褲。


  婷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時間不允許她再耽誤下去,只得心一橫,真空上陣。


  我提上褲子,稍微做了整理也出了包房。臺上的新人正準備神圣的宣誓,新郎滿臉幸福的高聲道“我愿意!”


  而新娘則一臉緊張的四處尋找著什么,直到我們的目光相對,童童才放松下來,癡癡的遠遠的望著我的方向,“我愿意!”


  這一剎那,我內心深處泛起了層層漣漪。曾幾何時,我和童童不止一次的暢想著有朝一日能攜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只是造化弄人,如今我們僅僅相隔數米,卻感覺那么的遙遠!


  我承認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花心男人,就像童童喊我渣男,我并不反感,因為她說得一點沒錯!


  那么我會娶小雨嗎,這個嫵媚動人,安安靜靜曾經陪在我身邊已經兩年的女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