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女友阿霞
女友阿霞
室內漂浮起一股淫蕩的氣息,這是因為阿霞的到來。阿霞總是把這樣一種味道帶進我的房間,我厭惡地皺起眉頭,把她推離我的懷抱。


  怎么?不喜歡我新買的香水?她奇怪地聞了聞自己的腋下。


  我頭疼。我說。


  我沒有女朋友,你看我有這樣一套兩居室的房子但我卻沒有女朋友。陳金路說你這簡直是資源浪費,不如先借給我住吧。我沒有同意,我知道我一但把房子借給他,這里馬上會變成一個淫窩。


  我想我之所以沒有女朋友,是因為阿霞一直纏著我。


  你看,她今天又來纏我了。外面冰天雪地,她卻只穿了一件薄的針織衫,胸前的乳房把上衣撐得蓋不住肚臍。但就是這樣,她還在嚷你的房間怎么這么熱。


  我說,你還記得晴嗎?


  什么晴?不認識。我想知道的是你這里怎么這么熱。


  你好好想想,她和你初中時一個班。


  我想把衣服脫了,這里太熱了。阿霞說。


  隨便吧你。我說。


  你一定不會想到,阿霞真的脫了上衣。她沒有帶乳罩,這讓我大吃一驚。她的白花花的乳房在胸前晃來晃去晃得我頭暈。


  我說你這是干什么?


  我熱嘛,你摸,我身上都出汗了。


  我真的佩服阿霞的勇氣,她竟敢拿起我的手,放在她的慘白的乳房上。


  真想不到。我裂了裂嘴說,原來這里也會出汗。


  你討厭!


  阿霞竟然撅起腥紅的嘴唇斜了我一眼。你知道一個人要是沒有表演天賦的話,最好收起表現欲。因為她的某些姿態會讓男人心驚膽顫。


  后來我還是決定捏一捏阿霞的乳房。可以告訴你,這是我第一次摸阿霞的乳房。以前我賴得摸她,雖然我身邊沒有一個女人,但我也賴得摸阿霞。但那天我摸了,我想好呆阿霞也追隨了我這么久,陳金路一直告戒我不要資源浪費。


  但我絕不是第一次摸女人的乳房,我第一次摸的乳房是我姐姐的,這事我以后再告訴你。


  阿霞在我開始捏她乳房時,鼻子里發出奇怪的聲音。她爛泥般癱在我懷里,閉著眼哼叫著。


  真的假的?我懷疑她在作秀。


  討厭,人家興奮嘛。快快,別停啊。


  我不得不繼續我的動作,阿霞嘴里的熱氣噴到我的臉上。親我,她說。我看了看她發亮的嘴唇,她大概把一管口紅都抹上了。她的嘴微張著,舌頭在嘴唇的邊緣游走。


  我后來還是下定決心親她。既然乳房都摸了,干嘛不親呢?


  說實在的,阿霞的唇很性感,兩片唇濕潤柔軟,貼上去舒服極了。阿霞把她的舌頭伸進我的嘴里去勾引我的舌頭,我用牙齒狠狠地咬了她一下。


  哎喲,你要死啊。阿霞吸噓著嘴。


  我哈哈大笑。我想我可能有施虐的傾向,我咬了阿霞的舌頭,你知道我真的很快活。


  阿霞一下子向我撲過來,讓你咬讓你咬,她嬌嗔地叫著,雙手撕扯我的衣服。


  你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氣,也許她心里還在暗暗高興,她終于找到了扒掉我衣服的借口。


  我想算了,讓她扒吧。誰讓我咬了人家呢?


  阿霞把我撲倒在沙發上,很快把我脫了個精光。我看到自己的陰莖驕傲地挺立在身體中央。你敢咬嗎?我對阿霞說。


  我知道自己的心理很骯臟,我喜歡看一個女人舔我的陰莖,只有舔了我的陰莖,這個女人才真正被我征服了。你知道阿霞是肯定會舔的。


  我懷疑阿霞沒有錢買高檔口紅,我的陰莖在她嘴里只吞吐了一下,就已經粘上了紅紅的唾液。我說阿霞你看,我已經不是處男了,我被你破身了。


  阿霞還是懂得幽默的,她把我的陰莖吐出來,張開嘴哈哈大笑。我的陰莖在她的嘴邊孤獨地挺立著。


  阿霞說你怎么不脫我的衣服?


  我說要脫你自己脫。


  阿霞瞪了我一眼,脫了自己的褲子。她的屁股又白又大,這讓我連咽了好幾個唾沫。我唯一對她不滿意的是她的陰毛太茂盛,我不喜歡陰毛太多的女人。你知道我很小的時候,和母親躺在一個被窩里,趁她睡著時,我的小手曾伸進她的內褲。她的陰毛就很多,還硬,到現在我依然能感受到那種扎手的感覺。


  阿霞重又去吃我的陰莖,她把屁股掉過來,沖向我的臉,我知道她要干什么,她想讓我舔她。你說我能舔嗎?


  我才不會舔,我聞到阿霞的下體有一股尿騷和香水混合的味道,難道她在這里也灑了那種讓人頭暈的東西?我用手扒開她的下身,她的下面還算干凈,陰毛掩映下的陰唇是那種粉色的,陰道口已經有些亮晶晶的粘液了。阿霞用力向下坐她的屁股,想讓我的嘴唇與她的陰唇接觸。同時她買力地上下晃動她的頭,讓我的陰莖在她的嘴里不住的吐吞,以激發我的性欲。


  我有性欲,但我不愿意舔她。我眼看著她的陰唇向我的嘴唇一點點接近,不得已,我只能豎起一根手指,突然插入她的陰道里。你知道什么叫急中生智。


  阿霞痛苦的啊了一聲。


  我感到一陣快感,我說過我有施虐傾向。


  阿霞掉轉她的屁股,然后用媚眼盯著我說,你急什么?


  我一直以為阿霞是做愛老手,因為我感覺她好象熟悉一切做愛程序。你知道我不是第一次做愛,我知道女孩第一次坐愛是什么模樣,但我怎么想也想不出會是阿霞這樣。


  阿霞邊用抹著劣質口紅的嘴親我的臉、脖子和胸膛,邊用一只手在我的渾身上下游走,同時她的另一只手抓住我的陰莖,在她的下面蹭了兩下。我猛地一挺屁股,陰莖直刺進她的陰道。


  啊~~~~~


  我這次真的感覺到阿霞的痛苦,她的眼睛里好象涌滿了淚水。我的天,我簡直無法想象阿霞會哭,阿霞怎么會哭呢?


  阿霞疼得夾緊雙腿,不讓我有任何動作。你想,我在這種時候能停下來嗎?


  我用手抓住阿霞的兩條腿,用力把它們分開,阿霞說輕點,求你了。你知道我聽到她求我的話,我心里多愉快。我才不管她求不求,我只要自己快活就好了。


  我把陰莖抽出她的陰道,然后又猛地刺進去。


  啊~~~~不行了,我不干了。


  我如法炮治,又刺了一下。


  啊~~~~~


  阿霞的表情真的有些可憐了,眼淚從緊閉的眼睛中擠了出來。我想算了吧,也別太讓她痛苦。


  于是我開始正規的做愛動做,你知道這個動作極度枯燥,我總是感覺這象農村的壓水機,反復的下壓只是要把水抽上來,而真正的快感其實是在井水噴發的那一刻。


  我知道自己要噴發了,我能感覺到一股熱流已經擠滿了我尿道口,我的腰部開始發麻,我知道我要不行了。


  終于,我噴了。


  你知道我是噴在阿霞的身體里的,我當時沒有想到,這可能改變我的命運。


  后來我發現我的陰莖上粘滿了鮮血。不會吧,我說,你不會是處女吧。


  阿霞不理我,她的臉上依然有淚水,她說你他XX的干嘛這么狠呀!疼死我了。


  我說我就知道你不會是處女,這是你的口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