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女友小麗
女友小麗
對女性的向往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我已記不清楚,好像是在初中的時候,班 上轉學來了一個女生,名叫FanWei,是那種典型的瓜子臉,長得很白又文 靜,眼睛很大,說話細細的,聲音清晰純凈,我第一次聽到她說話就莫名地覺得 很親切,這聲音直往我的心里鉆,這讓我非常喜歡跟她在一起,偶爾在她身邊偷 看她的臉和眼,陽光下發散出柔和的光澤,我就會出神好半天。 當時我們班的同學可能是看出了一點什么,有意無意地會對我說些關于她的 事情,于是我知道她是一位教授的女兒,有一個姐姐,她跟我都是1972年生 的,屬鼠的,諸如此類。不過當時我可是老師們眼中的調皮學生,不肯用功,成 績也不好,但她的成績卻很不錯,作為在那個高考至高無上的年代,想當然,我 是有點自卑的。這段暗戀持續到我初中畢業并出人意料地考上重點高中而止。 即使到今天我看到她的時候,心里還是覺得她很好,不過我當然已經選擇了 放棄,因為她已經結婚了。 畢業兩年后,我結識了一大堆朋友,我們一起走過了很多快樂的日子,我對 異性的認識起源于我的師兄,這里我叫他作Cao。

那是在1996年的冬天, 我和他一起出差,到內江市。說好下午出發,3點,Cao哥開著他的車子,我 們從成都出發了。 路上,Cao哥說∶“阿杰啊,內江沒有什么玩的,我在簡陽帶兩個朋友一 起去好不好?”我說∶“好!” 車子很快到了簡陽,在一個花園口,一個高個女孩向著我們揮手,她上身是 一件咖啡色的皮衣,下身是什么我已記不起了,只是記得她笑得很好看。 Cao哥先對她說∶“小琪,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師弟阿杰。”又對著我說 ∶“這是小琪。”我茫然地說∶“你好。”Cao哥把她拉了一邊去說了好一會 話,說的什么我也聽不清楚。 過了10分鐘,又來了一個女孩子,很年輕,很陽光的那種,一身牛仔裝, 個子不高,笑起來兩個小酒窩,微微會露出白白的小虎牙,皮膚是那種白嫩類型 的,總之是第一眼,我就覺得她很漂亮。她叫小麗。 我們聊了幾句就上車出發,兩個女孩子坐后座,一路上嘻嘻哈哈地打鬧著, 看得出來,Cao哥跟小琪很熟悉,不停地跟她講笑話,小麗也很活躍,但多數 時候是我們兩個聽他們兩個說笑,100公里不知不覺就到了。不過也許是我的 感覺,我總覺得小麗的視線經常對著我。

  下車后,當地局的局長、書記和計財部主任都在內江賓館門口等候,我們這 次去是要定下他們的一個工程投資,當然要熱情一點啦。一陣客氣話后,安排下 住宿,寫好了兩間房,兩個女孩一間,我跟阿Cao一間,然后就是晚飯。 Cao哥跟當地的人說,兩個女孩是他的表妹和表妹的同學,也不知是真是 假。 晚飯在內江當時最好的一家中餐廳里,當地熱熱鬧鬧來了不少的人,輪流地 敬我們的酒,我們作為年青人也不好坐著不動,畢竟都是地方上的知名人物,所 以一來一去,我就喝得迷迷糊糊了,兩個女孩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完了以后, 我們都是走路歪歪扭扭的了。 互相攙扶著回到賓館,上了四樓,我一進房間就趴在了床上,一會兒,Ca o哥進來了∶“阿杰啊,商量一下。”我迷迷糊糊地說∶“什么呀?” “是這樣,我跟小琪要住一起,這么晚了么也不好再去開房間。你們倆一個是小兄弟,一個是小妹妹,干脆將就擠一晚,成全成全我們,拜托啦!”我還來 得及反應,他又出去了。 一會兒,小琪一邊說著“這有什么呀,拜托成全”之類的話,一邊就把小麗 給拉了進來,我還真佩服她,另一手還拿來了小麗的包!小琪把門一關就揚長而 去,留下我們兩個你看我,我看你地發呆了好半天,真不知如是好,場面有點尷 尬。 過了好一會,我才怵過神來,對小麗說∶“算了吧,你不看他們那個樣子, 反正也沒得商量。這么晚了,你也不忍心讓我在走道里呆,我也不能讓你呆在那 里,就將就吧,明天再找他們算賬也不遲。” 燈光下,小麗的臉明顯漲得通紅,很不好意思的樣子∶“那┅┅你不會感到 不方便吧?” “唔,只要你不會,我就不會。”這時候的我已經很想睡覺了。 “我看會電視再休息,不會影響你吧?”她問。 “沒問題。” 電視上是一片雪花,模糊的畫面。我張開眼,她坐在另一張床上,雙手抱著 腿在看。突然一下子,房間里一片黑暗,停電了,她低低地叫了一聲。 內江的冬天很冷,空調由于停電不起作用,我開始感覺到了涼意。我心想∶ 小麗怎么受得了?側耳聽,她也沒睡著,在床上翻來轉去的。 “把我的被子拿去。”我一邊說,一邊就把我的被子扔了過去,心想今天這 種狀況,只好英雄救美了。 “那怎么行!”她又給我扔了回來。 這么一來一去地折騰了好一會,我不耐煩了,脫口而出∶“那干脆一起睡得 了。” 她沒有說話,沉默了好一會,我正在后悔可能說錯話的時候,一個很柔軟的 身體輕輕地靠在我的身上。 “呃……”我沒有說話,一股熱流突然從心底涌起,我伸出手,抱住了她。

我的心開始心猿意馬起來,慚愧的是,對于異性的認識在這之前僅僅限于想 像,我惶惶地抱住她,然而卻不知下一步會是怎樣。 時間仿佛凝固了,靜靜地嗅著她頭發上的清香,我腦中突然想起了一句“夜 半無人私語時,此時無聲勝有聲”。 可能是怕把我的手壓麻,也可能是想做點什么以改變這種局面,小麗向外側 了一下身體,我抱著她的手突然觸摸到一團滾圓溫熱的山峰,我不由自主地張開 手,抓住這陌生但令人全身趐軟的感覺,我仿佛聽到她發出了一聲輕嘆,像是嘆 息,又像是喘息。 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敏感起來,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身子有些顫抖,但靠著 我的部分卻又發著熱,這熱,燒昏了我的頭腦,思想中就此再也沒有了冷靜,只 有一個想法,想抱緊她,貼緊她,我不顧一切地側過身去,兩手都攀上了那突兀 渾圓的乳峰。

  隔著她的衣服,我開始撫摸她的乳房,由上而下,由左而右,我自然而然地 劃著圓圈。在這時候,我突然不合時宜地想到,本能這種東西確實是存在的,它 使我毋需學習便開始了人類最原始但最美好的生理歷程,在以后的歲月中,我深 切地體會到,本能對于我們的重要。 小麗不安地扭動著身子,但沒有特別堅定地反抗。事實上,我的身體的某個 部分漲得已經發痛、發熱,我用力更緊地貼近她的身體,手也開始更加大幅度和 力度的揉搓,下身感覺到她的臀部的曲線,光滑而微微凸起,富有彈性。 我把臉貼上了她的耳跟,我呼出的氣吹起了她耳邊的頭發,柔柔的頭發飄拂 著我的臉,她的臉很光滑,但很燙,我聽到她在喘息。突然她轉過頭,我們的嘴 唇接觸到了一起,都愣了一下,然后就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我啜吸著她,久久地,久久地,樂而不疲。慢慢地,我開始用舌尖撥動她的 緊咬的牙,她在我的懷中扭動著,不知如何,她已經用兩條富有彈性的大腿夾住 我的右腿磨擦著,她的牙關也慢慢地松開了,我的舌尖一下子鉆了進去,觸到了 她滑嫩的舌頭,小麗全身劇震,她轉過身死死地抱住了我,我們倆的舌頭纏在了 一起,吸吮、交織、撥動,嘖嘖有聲。 我把下身貼緊著她,左手在她的背后摩挲,右手從她的臀部向上鉆入她的衣 服,在光滑的背部上摸到了乳罩的扣環,很簡單的扣連原理,我不假思索地用中 指一拉,食指一壓,一對扣環就得到了解脫。我再用手摸回她的胸部,一對乳房 已經驕傲地彈了出來。我又用手向下伸入了她的雙腿之間,濕濕緊緊地只有一片 溫暖。她吻著我,沒有反對我的侵略,順從著我。 我倆不停地互相撫摸,不知不覺中,也不知是自己努力呢還是對方幫的忙, 總之我們莫名就已經赤裸裸地抱在了一起。我不知怎么才能解脫困擾我全身的緊 漲,她抱住我向后一仰,我就把她壓在了身下。我的吻胡亂地落在了她的胸部、 頸上、臉端,同時在她分開了的雙腿之間。 我暴漲的陰莖急促地上上下下,卻總是找不到進入的源頭。小麗低低地笑著 嘟嚨著,用手握住我指引著,在她的帶領下,龜頭終于找到了它前世的歸宿,只 微微地接觸,就傳來了一陣溫暖濕陷的感覺,已經是水到渠成的時候了,我用力 向前一挺腰、一頂,陰莖就深深地陷入了一個溫暖的窩。與此同時,小麗從喉嚨 里發出了長長的“啊……”她的雙手將我的背緊緊地抱住,兩腿夾住了我的腰, 陰道里突然又增加了緊握的力量,我深吸一口氣,開始了我這一生中第一次真實 的沖擊。 應該說,我的第一次與異性的戰斗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說是短暫的,事實上 我只來回了幾分鐘,但初次就是初次,人一生中會有無數的初次,相信每一個人 都會對初次性愛的感覺記憶猶新的,我也不例外。 到現在我還能清晰地回憶起,每當我進入又退出時,龜頭 子都會被緊握、 吸吮并磨擦,每一下都帶給我無法言喻的快感,不一會,一股尿意從我的脊柱迅 速地向下延伸,當它到達我的龜頭時,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能感覺到我的龜頭 暴漲,硬得發痛,我瘋狂地用力插了進去,狠狠地抱住小麗,喉嚨里發出獸性的 咆哮,把我積蓄了24年的處男精子向小麗的身體深處噴瀉而去。與此同時,小 麗的身體深處一陣痙攣,雙腿用力夾住我而后又頹然松下,雙手將我的背向下按 住,她的臉主動并緊緊地貼著我的胸膛。我們就這樣保持著這個姿勢,腦海里是 一片空白。 當我們松懈下來后,很自然地,小麗親吻著我∶“你好棒!”她的手還在撫 摸我,沒幾分鐘,我又昂然雄立起來,這時候的我們,已經不再是簡單地女下男 上進行交歡了,我抱她在我的身體上面,向上插入她,然后,我把她反過身來, 讓她跪著,從背后按住她的白白的屁股狠狠沖擊她,她已經不知所以,只是奉迎 著我,口中也不知是叫些什么。

  因為是第二次,我特別地持久,真搞到她高潮連連,最后我把她拖到床邊, 用手分開她的雙腿,真沖而入,當我射精時,她高聲地呻吟,我想從一樓到四樓 的每一個沒睡著的男人,聽到她的聲音都會勃起的。 那天晚上,初嘗性愛滋味的我,幾乎整夜都在和她交歡,早上我們又來了一 次,我都覺得腰有點硬了。 值得慶幸的是,小麗并不是歡場女子,從一開始起,她根本就不在乎金錢。 后來的日子里,Cao哥告訴我,小麗是一個很執著、外柔內剛的女孩子, 那次跟我在一起時,她剛跟相戀兩年的男友分手,難怪那天她喝醉了會那樣瘋狂, 可能是精神苦悶得太久,剛好我長得不差,還比較體貼,所以引發了她的激情吧。 可惜的是,我們沒能夠繼續下去我們的故事,在這里,我就不再細述其原因 了,她曾寫給我一張生日賀卡,算是對我們情形的一個注解吧!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那時候的我,永遠都想不到在以后我的情感領域會有如此多而豐富的經歷, 可以告慰大家的是,我沒有扮演過感情騙子的角色,也算對得起自己心中的一桿 秤吧。 無論如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我第一次真實擁有的女孩--小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