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女友是女優
女友是女優
「我出生在東京,家庭很復雜。我媽媽是個家庭主婦,但爸爸酗酒好賭,而且前年年底被老闆炒了魷魚,還在外面欠下一大筆賭債。家裡的生活不但一下子沒了來源,還經常有黑社會的上門逼債。去年年初,我過完18歲生日,家裡卻因為沒錢而被停電停水,甚至馬上因為拖欠房租要被趕出。」「有一天我和同學放學經過澀谷,我被人搭話,那人說我長得漂亮、清純,要介紹我去當明星。或許是虛榮心作怪吧,我當時興奮死了,想都沒想就答應他了。」「第二天按照那人給我的地址,我去了那家所謂的電影公司,發現墻上的海報全是赤裸裸的AV劇照,而這家公司是家不折不扣的成人色情電影出版社。我當時嚇壞了,任憑當時有四、五個AV星探連環炮似的勸我,我還是立刻拒絕了他們。因為……」美津子抬起頭來,看著我說:「梵,不管你相不相信,你是我的初戀,在你之前我從沒有談過戀愛。而且……而且那時候我還是處女。」我輕輕的吻了美津子的額頭一下,說:「寶寶,我當然相信你。后來那些可惡的傢伙是不是沒有放過你,一直糾纏著你呢?」「嗯。他們真的好有耐心,足足糾纏了兩個月,許諾有豐厚的片酬,許諾公司一定會重點栽培,還許諾會介紹我往正規娛樂圈發展。而且,他們甚至還打探到了我家裡的困難情況,竟然還曾勸說過我爸爸。」「那時候我們真的走投無路,爸爸還因為欠債被黑社會痛打了幾次,所以我只好決定犧牲自己。」「你知道,在日本18歲以下拍攝AV是違法的。18歲以上20歲以下參加拍攝則需要家長同意簽字。我媽媽哭得死去活來,不答應我出賣自己的肉體。

  爸爸是在被逼得沒有辦法,跪在我的面前剁下自己的一截手指,說是他這輩子虧欠我的,然后大哭著在同意拍攝成人影片書上簽了字。」「那你一共拍了幾部AV呢?」我問道。

  「兩部。我的第一次就在成人電影片廠被奪走了,那之后又拍了一部。可能是因為我是處女,而且長得又挺學生,所以那兩部的銷量都特別好。我兩部的片酬加提成幾乎頂得上普通女優拍十部戲的錢了。」「拍完那兩部戲之后,我替家裡還清了錢。但我真的不是一個人們想像中的淫蕩、貪財的女優,我只是個普通的19歲女孩,我只想過像現在和你一起這種平平淡淡、安安靜靜的生活,所以決定離開東京那個是非之地,用剩下的積蓄申請來法國讀書了。」「這就是我的故事了。梵,聽完了,你還愛我嗎?」「傻孩子,我當然愛你。」「那……你剛才看到那段我演的電影的時候特別生氣,特別恨我,瞧不起我嗎?」「美津子,其實看你拍的AV的時候,那種感覺很復雜。開始是震驚,后來是心碎,但隱隱的卻又感覺特別刺激,這幾種感覺交織在一起真的很奇怪。還有就是……」「就是什麼?」美津子一下子緊張起來。

  「小傻瓜,別害怕。」我刮了美津子靈巧的鼻子一下:「我說出來,你也不要生氣啊!」「嗯,你說。」

  「其實我也算飽覽群片,看過的成人電影不在少數了。但從來沒有一部能讓我的弟弟像剛才那樣腫脹龐大。看到你在電影中被人凌辱,我感到特別性奮。」美津子臉上微微一紅,嗔道:「你好流氓哦!」「乖乖,再陪我接著看你演的那部AV好嗎?」美津子害羞到了極點,悄聲說:「有點變態哦!」我知道她已經是在默許,於是連忙下床,打開電腦,繼續播放那段剛才沒有看完的錄影。

  畫面中美津子的裙子被掀開,老頭隔著內褲撫摸著她的陰部,不一會兒內褲上就出現了一道淺淺的濕痕。

  「乖乖,你當時的水水多嗎?」

  「嗯。」

  「有多多?」

  「差不多像今天這樣。」

  「那你每次拍攝都有高潮嗎?」

  「有時會有啦!但從來沒有像和你在一起的時候高潮那麼頻繁、那麼劇烈。

  因為……嘻嘻!你的小弟弟是個加長加粗型的。」電影中美津子的內褲被一個皮膚黝黑的男優脫了下來,美津子想用手去擋住,卻被老頭死死按住。接著皮膚黝黑的那個傢伙在老頭的指導下,用手指分開美津子的陰道,向裡面窺探著,不過因為電影是打著馬賽克的,只能看見美津子的桃花洞一片粉紅。

  鏡頭一轉,幾個男優把美津子圍在中間,每個人都拿出自己的武器炫耀似的自慰著,美津子左右開弓幫他們打著手槍,嘴裡還含著一隻. 看到這裡我實在忍不住了,掏出自己的弟弟放到美津子的嘴邊,美津子乖巧地伸出舌頭添著我的馬眼、龜頭,一會兒一下深喉,一會兒親親我的陰囊。我比較著螢幕中和現實的美津子,發現她不管怎麼看都那麼漂亮可愛,特別是給男人口交的時候,更是在清純中透著意思淫靡。

  畫面上的男優陸續在美津子的臉上射精,這一個片斷就此結束。

  接著下來,場景被切換到一個更衣室。美津子在換著衣服,剛才那個黑皮男優躲在門后偷看。美津子脫下自己的裙子,大概也被自己的美腿所吸引,輕輕的用指尖撫摸著自己。摸著摸著,她的手就來到了自己的隱秘之處,輕輕的給自己按摩起來。

  「美津子,你自慰的樣子好迷人啊!」

  「老公,你想看嗎?我自慰給你看吧!」真是個乖巧善解人意的女孩兒!

  美津子躺在床上,分開大腿,像電影中一樣自慰起來。

  我低下頭看著美津子的手在她自己的洞洞中進進出出,不由升起一種阿Q似的幸福感——別人只能看到美津子被打上馬賽克的妹妹,我卻可以親自一睹芳澤。呵呵!

  電影中的男優終於忍不住推門進去,二話不說上來就一把按住美津子,用力揉搓著她較小的乳房,還用手掰開她的櫻桃小口把舌頭伸進去吻她。

  床上的美津子似乎也被這淫靡的畫面刺激得不行,嬌喘著說:「老公,再給我一次,行嗎?」我正是求之不得,當即讓美津子小狗似的趴下,把屁股對著我,然后用力地插了進去。

  電影中的男優這時也進入了美津子的身體。一個畫面中,一個現實中,兩個憂子同時叫了起來。

  「哦……哦……哦……老公……好舒服……和你一起看自己演的AV……憂子也覺得好刺激……哦……哦……」「乖乖,說,誰插得你更舒服?」

  「啊……老公,老公插得更舒服,哦……哦……哦……因為……啊……因為老公的大,那個男優的小,夠不到美津子身體裡最深的地方。」像是在比賽似的,我刻意和男優保持了一樣的頻率,同時享受著美津子幼嫩的小穴。

  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終於再將近一個小時的大戰后,我們又一起達到了最最高峰。

  「美津子,電影中的男優好幸運,竟然可以佔有你那麼可愛的小美女。」「我的好哥哥,其實你才幸運呢!」「為什麼?」

  「呵呵,因為他們要穿著小雨衣才可以進入美津子,我們卻是肌膚相親;他們只能射在我的臉上、胸上,你卻可以射進我的身體裡面。」美津子忽閃著大眼睛調皮地說。

  「小鬼頭。」我一把抱住美津子,狠狠親了她一口:「明天幫我上網找找你的另一卷電影,好不?」「不好!不好!人家害羞的!」

  「好美津子,陪我找啦!」

  「嗯嗯,老公乖。明天老公自己上網去找,找到了,美津子晚上給你獎勵,好嗎?」「什麼獎勵?」

  「美津子再陪老公一起看,給老公觀摩加實踐嘍. 嘻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