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束縛小露
束縛小露
星期五的晚上,陳威和小露已在別墅的起居室里嘬酒了。

  他們不約而同地想起陳威首次被“綁架”來的情節,小露望著陳威大有深意地微笑著,帶幾分嘲弄,幾分得意。陳威報以會心的微笑,擠擠眼睛。今晚他早有打算,準備好好與小露玩個痛快。

  陳威很快洗了澡,躺在床上等小露,他對這里已非常熟悉,空調開在最舒適的21度。他們帶了一大束梔子花,就插在梳妝臺上的花瓶里。

  小露帶著滿身的清香進來了,關掉燈,拉開窗簾,上床偎著陳威躺下。

  今夜沒有月亮,星光如水,淡淡投入,呈現一個潔白的世界,室內滿是梔子花的香味。

  陳威抱住小露,輕輕脫掉她睡衣,伏在上面,柔柔地親吻,從臉到脖子,到胸前到下面,輕柔的手上下撫摸她光滑的肌膚,發出深深的舒適的嘆息。然后他手停在小露飽滿的乳房上,有節奏地捻動著乳頭。埋頭在她小腹上,舌頭尖尖地伸出,舔弄她那敏感的小陰蕾。

  小露也愛撫著陳威的全身,享受他光滑富有彈力的皮膚和結實滾動的肌肉。

  但在陳威的刺激下,不覺用手去推他的頭,推他的手,陳威堅持著,越來越用力,強烈的刺激使小露弓起腰來,雙手用力推拒著陳威,護住敏感處。她并不是要陳威停止,而是身體的本能反應。

  陳威今晚做了充分的準備,他要探索小露的性極限。因為一直有個問題困擾他,有時明明做愛做得翻天覆地,大家都散架了,好象她總先緩過勁來。有人說過女人的高潮可以多次,理論上沒有極限,他真的想弄清楚。而且,最近看了一本書,他學習了一種男人不敗的“程序”,今晚極欲執行一次。他的手和舌停止了動作,抬起身來,將小露轉身改為臉朝下伏臥著。

  小露見他松手,也放棄抵抗,由他擺布。

  陳威趴在小露背后,邊吻她的背,邊伸長手臂,捋出她的雙手,握住手腕,出其不意地拉至背后,抓起睡衣的腰帶縛住。小露一愣,掙扎已來不及,手腕被陳威捆在身后。急得她扭頭叫道:“你干什么?不要!”兩腿亂蹬,使勁反踢明威。

  陳威得意地笑著,把捆好的小露翻過身來,吻了吻她臉龐,頑皮說道:“今晚要你聽話,我做一回惡霸。”

  小露看見他拿出一個包,鼓鼓漲漲的不知是什么東西。陳威說:“這是我的工具,但不給你看。”

  陳威拉小露坐起來,從包里掏出一副眼罩,將小露的眼睛嚴嚴地蒙緊,很黑很黑,小露什么也看不見。然后輕輕打開床頭燈,用一根紅色的長帶子捆扎小露的胸脯,繞了幾個圈,束得小露的乳房高高聳起。

  小露搖擺著扭動著,叫著嚷著,拼命掙扎,但陳威堅定有力地繼續做他的事情。

  陳威把小露放下平臥著,抽出枕頭墊高她的臀部。又拿出兩根紅帶子,用力把小露絞住的雙腿分開,固定在床柱上。最后掰開小露的嘴巴,用小毛巾塞緊,并用膠布封上。附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乖乖,別亂動,我不會弄得你很痛的。

  小露的一切掙扎都是徒勞,最后,她累得一點也不能動彈了。

  陳威把房燈打開,欣賞自己的作品。

  柔和的燈光下,大而軟的床上,一個豐胰女人被反縛雙手,兩腿張開固定,雪白的乳房被勒得滾圓突出,鮮紅的兩點伴隨著急促的呼吸顫動。陳威特意準備的紅帶子,由小露潔白的床襯托著,陷入小露白膩豐滿的肌膚,分外妖艷。

  女人固有的羞澀感,使小露總想收攏雙腿,但腳踝處被緊緊綁住,分得很開,她的企圖只能是腰間不停地扭動,更有一種魅力。蒙住的眼睛和鼓鼓塞滿的嘴巴,非常性感,而且臀部被墊得高高,私處暴露無遺。

  她無助而柔美的姿勢刺激得陳威勃然怒發,他撲上去,用手用腳用臉用舌用一切,去觸摸去抓捏去進攻,深深進入!

  小露的性欲被啟動激發,呼吸加緊,花芯濕潤,她微微起伏,溫柔滋潤地收縮裹纏著陳威,無以言狀地將快悅傳遞到那尖端,擴散至全身,從下到上,令他激動地顫栗。

  如是往常,陳威早就加緊進攻,一泄為快了。然而今天卻不同。他穩定一下情緒,按捺住急切的心情,開始試驗他的計劃。

  陳威又象剛才一樣,雙手捻動小露的乳峰,舌頭探舔她的陰蕾。這次小露沒有辦法推拒他了,三處敏感地方的刺激,引發著一陣陣小痙攣,她擺動著頭和上身,卻無法擺脫陳威的刺激。

  花芯起潮了,小露被堵緊的嘴里發出悶聲呻吟。陳威換了個姿勢,嘴唇去吸吮她乳頭,騰出手探入她的下部。強烈的刺激,聚而又散,交錯著沿脈絡發散全身,小露的身體起伏著,急切地喘氣,呻吟聲在嗓子里回蕩。陳威毫不放松,時而撫摸她的陰蕾,時而深入她陰道抽動,嘴唇用力吮著乳峰。小露被陣陣熱流沖擊著,身體的本能使她猛烈掙扎,被綁緊的手和腳,被蒙緊的眼和嘴,仿佛加劇性刺激的強度,使她逃無可逃,避無所避,陷入了性高潮的漩渦,旋得頭昏腦脹,無法自已,卻伴隨著無名的興奮。

  感覺著小露的興奮,陳威也充漲了起來,他激烈地運動著,任小露在身下顫栗扭動,直至極限!做愛自己到達高潮,和把自己心愛的女人送上**的高潮,都是男人的勝利!

  陳威停下吸吮動作,抽出手,暫停片刻,躺在小露身邊,輕輕問道:“好嗎?”

  小露漸漸平靜下來,聽到陳威的問話,卻說不出話來,只嗯嗯幾聲。

  陳威放開她嘴巴,掏出毛巾,又問道:“痛嗎?”

  小露說:“不。”

  陳威擁著小露,手又開始撫摸她的乳房,捏她的乳峰。

  小露躲避身子,說道:“不來了,你討厭!”聲音里卻沒有討厭的意思。

  陳威笑了,賴著說:“我就討厭,就討厭,偏討厭。”他起來跨坐在小露身上,捏住小露兩頰,將勃起的陰莖塞入她張開的嘴巴,大腿緊緊夾住她臉,說:

  “這樣討厭嗎?”還反手拽她的乳頭。

  小露掙扎不動,陰莖硬硬長長的,直捅到嗓子眼,嘴和鼻子都被堵住了,無法換氣,只得扭動身體,力圖掀掉陳威。乳房的扯拉,癢而刺激,她無法停止扭動。

  陳威夾得越來越緊,小露窒住了,她又不敢用力咬他,只得拼命扳動身子,嘴巴一動一動的含得陳威很舒服,他偏不松開,直到他自己認為夠了才下來。

  小露大口大口喘氣,嗔道:“你這個討厭的臭壞蛋,我要揍你!”陳威調了個方向,又把陰莖塞入她嘴里,同時俯身舔她的陰處,用手指慢慢插入攪動。

  電擊般的刺激和缺氧,令小露不斷反弓著,掙扎著,顫抖著,前所未有的身體深處的感受,使花芯涌出股股汁水,渾身的細胞仿佛分崩離析。一陣暈眩,她癱了下來。

  陳威終于停下,因為小露已無力扳動。而且,她的性回應,使他也熱血沸騰,很難控制自己了。小露真是個迷人的東西,她的掙扎和聲音都在強烈誘惑陳威進行最后的沖刺。

  小露喘過氣,軟聲求道:“放開我吧。”

  陳威猛的想起自己的計劃,說道:“好吧,等一會放,現在不放。”

  小露恨聲道:“你這個臭壞蛋,一會找你算帳。”

  “嘿嘿,你還要算帳啊,那今晚都不放你了。”陳威邊說,邊又開始拿捏她的身軀,觸吻她的乳峰,滿滿地擁她在懷里,輕輕拍打她的臉,說道:“你真是美妙極了!今晚你是我的俘虜,我的奴隸,我是主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小露軟了下來,好語相求:“不算賬了,放開好嗎?”陳威權當不聞,繼續挑逗她的敏感地帶。小露急了,抬起頭來咬他。

  陳威找回小毛巾,再次將小露的嘴堵上,坐在上面,說道:“還有好事在后頭呢。”

  他從包里拿出一根精心挑選了形狀大小,洗干凈了的茄子,趴在小露身上,小心地觸動她的陰蕾,慢慢試著把茄子插入花芯。他知道,觸及小露的陰蕾,花芯就會滋潤,茄子就能插進去。果然,在陳威的撥弄下,小露再次興奮起來,花芯流出汁水,他一手握著茄子往里探,一手加劇刺激陰蕾。

  小露蒙住的眼睛看不到東西,但她感覺有點不對,扭動著要夾住雙腿,陳威壓住她腿,茄子越插越深。他搖晃著茄子,旋轉著,抽送著,小露隨著他的動作急劇起伏,深深隱秘處的強烈刺激,蕩起她渾身的液體,極度的興奮,她用力把堵嘴的毛巾吐出,尖叫起來。

  陳威趕忙重新塞緊她的嘴巴,用布帶勒住,再裹蒙上長枕巾,說道:“別叫喚,人家以為我在殺人呢。”他加大強度,反復動作,小露悶聲呻喚著,失控地振蕩著。她被緊緊地縛束,半窒息著,在性的火焰上冶煉。

  他們互相刺激,互相呼應,象螺旋般彼此攀升,越來越興奮,最后陳威撲上去,換自己蓬勃的陰莖奮力頂入,熱烈地運動,抵在小露最深最秘處,噴發著蓄了太久的精華!

  精疲力竭,小露得到深刻淋漓的快感,到達了一種無法想象的新的境地!那是天旋地轉的陶醉,倒海翻江的充盈,屈服于男性強大力量的快樂的暈眩。

  哦!感謝上蒼!感謝陳威,她領略到男女世界的極至!

  同時,在小露一次一次劇烈的性高潮中,陳威得到一種極大的成就感,這是男人發揮雄性得到的最高獎賞!她體內洶涌澎拜的欲望,激發著他自己鮮靈的生機,激發他高亢的性欲和無窮的柔情。親愛的女人,給他開拓了一片新天地,讓他看到自己的潛力,看到愛的能量。他欣賞著小露扭動的軀體,強烈的起伏,在她無邊滿足的同時自己更滿足!他們共振在愛河里,靈、欲、肉體、精神,融合在一起,飄蕩。

  人間最強烈的愛,彼此用最敏感最嬌嫩的地方交流著,分享著,彼此用最蠻橫最溫柔的方式表達著,發泄著。

  一切仿佛已不存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