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騷女曹雨
騷女曹雨
「把這個插進去自己爽一爽。」王兆生一邊開車,一邊拍了拍正在給自己口交的曹雨,曹雨迷茫的抬起頭,發現老闆手里拿著一個紫色的電動假陽具,她埋怨的看了老闆一眼,還是順從地接了過來,插進了早已淫汁泛濫的小穴,情不自禁的「啊……」一聲呻吟了出來。漆黑的午夜,車里春情一片……因為上次和黃總合作的項目讓王兆生狠狠地賺了一筆,這里面自然也少不了女友的「功勞」,所以他決定帶著曹雨去馬來西亞玩上三天。女友也是第一次有機會出國,臨走的幾天就顯得特別興奮,還特地上街買了幾件新衣服,但她只告訴我是總公司在馬來西亞開會,她和公司的幾個高管都要去的,看到王兆生開車來家里接女友去機場,我心里估計這對曹雨來說可不是一次容易的旅程。

  到了機場,在王兆生強硬的要求下,曹雨不敢將假陽具取出來,只好將內褲套在上面,防止在途中滑落下來,外面只穿了一件黑色小碎花連衣低胸短裙,根本沒法完全遮住她雪白的乳肉和白皙粉嫩的大腿,小鳥依人的挽著老闆的手走在機場大廳里,沿途所有男性都不約而同的行起了注目禮,『好屄都讓狗日了。』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

  行李托運之類很順利地就辦完了,而在排隊安檢馬上輪到兩人的時候,曹雨突然意識到自己面臨著一個極大的危機,「怎么辦啊?那個肯定會被測出來的,現在也來不及去衛生間了。都是你害的,快幫我想個辦法啊!」曹雨紅著臉小聲的向老闆求援。

  「怕什么?既來之則安之。再說那個又不算什么危險品,憑什么不讓帶?沒事兒,快去吧!」說完就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把曹雨推進了安檢區。

  安檢員是個35歲左右的男性,他呆呆的看著如此性感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直咽口水,一邊拿著安檢儀,一邊用手偷偷地愛撫著曹雨裸露在外的肌膚,曹雨紅著臉不敢吱聲,好在大庭廣眾之下他也不敢做得太過火。

  但讓他奇怪的是,明明摸上去沒藏有金屬品的腰部,用儀器一掃就會發出警報:「不好意思小姐,我懷疑您身上藏有違禁物品,請跟我來一趟坐下檢查。」「我……我沒有,其實……嗯……是那個……」看著曹雨扭捏嬌羞、閃爍其詞的樣子,他好像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可他還是一臉奸笑的將曹雨帶到了檢查室。

  「小姐,我需要檢查一下以確定您沒有攜帶違禁物品,請您配合。」說完就用那雙粗糙的大手對曹雨進行搜身。說是搜身,其實更像是色狼在猥褻美女,乳房、細腰、大腿、翹臀都沒逃得過他揉捏的命運。

  心虛的曹雨根本就不敢抗拒,只能心里暗自祈禱他不會發現那個秘密。可是在將曹雨全身都摸了個遍后,他還是將手伸向了曹雨的裙子,脫掉了內褲,夾著假陽具的粉嫩陰唇隨即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還說沒有危險品,這是什么?為什么藏得這么隱秘?你帶著這么一個大棒子上飛機打算做什么?」說著,一把抽出了粗長的沾滿汁液的假陽具。

  「啊……沒有,這個不是……哎呀,我沒打算做什么啊!真的……」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曹雨急得語無倫次,根本不知道怎么辯解。

  「沒打算做什么?那你說,這是什么東西,用來做什么的?說清楚我就放你走。哦,這里還有個開關。」打開開關的假陰莖不停地轉動著,里面用來按摩的鋼珠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手柄旁的跳蛋也開始高頻震動。

  「這個……這個真的不是危險品,它是用來……是用來……用來給女人自慰的,不是傷害人的東西……」曹雨羞得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低著頭,臉紅得像是發燒一樣。

  「哦,是這樣嗎?那你來給我演示下它怎么幫你自慰的吧!否則,我就得把你送去公安局,讓警察看看這東西是什么好了。」男人的肥臉上寫滿了淫蕩,曹雨這才發現他根本就是在騙自己,這個色狼早就計劃好了,可是現在自己不聽他的也不行了,這事兒要是傳出去,自己就真是沒臉活了。

  曹雨接過假陽具,坐在椅子上扭捏的張開雙腿,在男人目不轉睛的注視下將轉動的陽具插進了自己的小穴,「嗡嗡」的機芯轉動的聲音,粉嫩的小陰唇被攪動著,乳白色的沫子被假雞巴從陰道中攪出來,跳蛋就按在小陰蒂上不停地震動著,曹雨緊咬著嘴唇,盡力強忍著呻吟的聲音,抬頭卻發現男人早就掏出了又黑又肥的雞巴,當著自己打起了手槍。

  「說,這樣你舒服了嗎?快說,不說的話就送你去公安局。」男人一邊興奮地擼著自己的陰莖,一邊還不忘威脅曹雨。

  「舒……嗯……舒服,這樣我很舒服。」曹雨羞得眼里含著淚,卻還得裝作很舒服的樣子,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自慰,供他淫樂。

  「操!你真是個賤貨,竟然帶著這個上飛機,啊……太他媽騷了……啊……要射了……」男人加快了擼管的速度,「噗」的一聲,又濃又臭的精液從男人的馬眼中射了出來。

  完全沒預料到他這么快就射出來,曹雨根本一點準備都沒有,所以精液一滴不落的全都射到了她的身上。這時門口傳來了王兆生的聲音:「小雨,檢查完沒有啊?我們還要趕飛機呢!」男人嚇得「噌」的一下跳起來開始整理衣服,曹雨也用內褲簡單擦拭了下自己身上的精液,把假陽具放進包里,卻發現剛才用來擦拭的內褲被男人揣進了衣兜:「這個就留給我作個紀念吧!哈哈。」當曹雨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時候,王兆生正一臉壞笑的看著她說:「怎么樣,檢查得詳細嗎?快說給我聽聽。嘿嘿!」說完就摟著曹雨的屁股往登機口走。

  「都是你害的,你怎么這么慢才來啊?我都被那個臭胖子給欺負了。」邊說邊假意的用小拳頭捶著老闆。

  「我這不是來救你了嘛!不過……嘿嘿,他是怎么樣欺負你的啊?說給我聽聽。」聽到曹雨被欺負,王兆生不禁興奮了起來,不自覺地加大了揉搓曹雨臀肉的力度。

  曹雨紅著臉,悄聲講述著事情的經過,當講到自己自慰給男人看的時候,王兆生拽著曹雨就進了男衛生間,躲進一個小隔間里,扶著曹雨的屁股就從后面干了進去。

  「啊……老闆……不要……啊……別在這里……啊……輕點……有人……」曹雨捂著嘴,強忍著呻吟又根本攔不住。這時門口傳來兩個男人交談的聲音,曹雨嚇得差點要大聲叫出來,幸好王兆生及時用手捂住了她的嘴,然后繼續緩慢地抽插起來。

  「繼續說啊,帶到監察室后來怎么樣了?」

  兩個男人應該是躲到衛生間里抽煙的。

  「后來?后來我就開始搜身了唄!我操,你是沒看到,那妞的身材太他媽辣了,摸上去應該都沒穿胸罩,但那乳房挺的,捏上去太他媽爽了。」第二個男的一張口說話,曹雨立刻就認出來他是剛才那個胖子。

  「真的假的,死胖子你不會是憋久了在那兒意淫呢吧?」「我操,真的。你是不知道那女的有多騷,我查的時候她賤屄里還插著一個假雞巴呢!還他媽是電動的,我抽出來的時候上面全是水,簡直騷爆了。」聽著外面兩個陌生男人談論的美女正撅著屁股在讓自己干呢!王兆生興奮得開始加快了抽動的頻率,曹雨皺著眉,拼命抵抗著發出舒服的呻吟的欲望。

  「后來我讓她用假雞巴自慰給我看,她一邊插還一邊喊著舒服,看得我把積攢了半個月的精液全他媽射她身上了。操,要不是門口來人了,我非得干干這個騷屄不可……他媽的,主任來電話了,連煙都不讓我好好抽。快走,一會兒讓他抓住就壞了。」說完,兩人就急著慌忙跑出了衛生間。

  兩人前腳出去,后腳曹雨就再也忍不住開始大聲的叫出來:「啊……老闆,太深了……啊……不要這么快……啊……好硬……好深啊……」「你個小賤貨,說,讓那個胖子射到哪兒了?快說!」「啊……他射到……射到小雨的臉上了……腿上也有……啊……胸上也沾到了……他的精液……啊……又濃又臭……我擦了好久呢……啊……擦精液的內褲被他拿走了……啊……小雨錯了,別打小雨的屁股……啊……」曹雨撅著屁股,手扶著墻一邊呻吟一邊回答著。

  「你這個賤貨,肯定偷吃他的精液了吧,要不然怎么知道是臭的?他媽的過來,也讓你嚐嚐老子的味道。」說完就拔出雞巴,把曹雨扭過來按在身下,將陰莖插進她嘴里,陰囊一陣收縮,精液就順著馬眼直接射進了曹雨的食道里。

  曹雨被濃稠的精液嗆得直乾嘔,可是精液大部份都已經被吃了進去,難受地扶著馬桶的曹雨突然感覺到小穴一緊,原來王兆生又從曹雨的包里拿出假陽具插了進去:「沒我同意,不許拿出來。再說你還沒舒服呢吧?上了飛機就用這個自己玩吧!嘿嘿。」從衛生間出來到登上飛機,曹雨走得異常艱難,沒有了內褲的固定,那根棒棒雖然不會插得很深了,可是卻極容易下滑,曹雨只能夾緊著雙腿一點一點的蹭著向前移動,每走十幾米就要停下來,偷偷用手將它插緊,緊張的心情加上不斷的摩擦,淫汁順著大腿內側開始向下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