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女友陳燦
女友陳燦
“喂!你找誰?”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陳燦在嗎?”

  “你是?”

  “我……我是陳燦的同事。”我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回答,不知道這個撒的這個謊能不能騙過陳燦的媽媽。

  “有什么事情嗎?”對方追問著。

  看來,要通過陳燦媽媽這一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請,我腦子飛速旋轉,想著該怎樣應答,“奧!是這樣,我們辦公室在加班搞一份材料,需要儲蓄科的一些材料,只能找陳燦了。”

  “你稍等,我去叫她。”我聽到電話被放到桌子上的聲響。

  “喂!誰啊?”是陳燦的聲音。

  “我,田志遠!”

  “你在哪?”陳燦的聲音很激動。

  “我在大街上。你媽媽在身邊嗎?”

  “沒有啊!”

  “我剛才打電話,你媽媽盤問了我半天呢。我說是你的同事,還說單位要加班。”

  “你真是這樣說的?”陳燦高興起來,“那我正好借故出去,你等著我,我去找你!在家說話不方便,我一會給你打公用電話。”說完,陳燦掛了電話。

  一會兒,我的手機響了,是陳燦。我告訴她,我在索菲特大廈門前,這里距離她們支行不遠。陳燦告訴我她打車過來。一會兒,一輛出租車停在我面前,羅燦從車里跳了出來。

  初秋的夜晚已有了些許的涼意,我抓過陳燦的冰涼的小手,她順從的把手伸進我的臂彎。路燈拉長了我們的身影,大街上車輛川流不息,而此刻的我們已經沉浸在分別后重逢的喜悅里。

  “志遠,我以為你忘了我呢!”陳燦把頭靠在我的肩上。

  “這一段工作太忙,一個月的工作全攢在這一周。”我輕撫著陳燦的秀發。

  我們邊走邊說,前面就是我們的宿舍樓了。在大樓的陰影里我們同時站住。

  我把陳燦;摟在懷里,她也緊緊的抱住我,“志遠,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我們熱烈的吻著,良久,我們分開來。我望著她的眼睛,那里是如絲的柔情和燃燒的激情。

  打開寢室的門,發霉的氣味依然彌漫著,煙頭扔了一地,桌子上、床上到處是散亂的書。

  “看你,外表那么帥氣、干凈,寢室卻像一個豬圈!”陳燦收拾著床上的書。

  我接過她手里的書,放在桌子上,然后抱住她,把她壓在床上,身下的陳燦面容白皙美麗。她閉上眼,“志遠,快點,我要!”

  我迅速除去她的衣服,只剩下乳罩和內褲,可是乳罩我怎么也解不開后面的扣索。陳燦自己解開它,“真笨!”她輕輕打了我一下。我把她的內褲也褪了下來,她美麗雪白的胴體暴露在我眼前。

  我解開腰帶,把自己也脫得精光。我掏出早已堅挺的肉棒,這次,陳燦的下面已經濕潤的一塌糊涂了。我扶著肉棒在她下面輕輕刺了下去。還好,順利的挺了進去。我感覺她的里面火熱滾燙,使我不得不激烈的抽插。

  “啊!~ ”陳燦長長呻吟了一聲,然后開始猛地向上挺著下身,以至于我每一次深入我們的身體都會“啪”的撞在一起。

  我跪下來,挺起上身,好看清楚看到我的肉棒在她陰部進進出出,每次拔出來都會帶出粉色的嫩肉。“別看了!”陳燦用手來捂我的眼睛。我順勢拉其她,我坐下來,讓她騎在我的身上,我撥開她的長發,讓她也能看到我們交合的地方。

  陳燦在我的身上不停的聳動著,“啊!啊!~ ”她呻吟的聲音明顯加大了,“志遠!我的下面癢!快……快點!”

  我把陳燦放到床沿上,然后我立在地上,猛烈的沖擊著。

  “嗯!啊!`~”陳燦坐起來緊緊抱住我,她的下體一陣陣的抽搐、痙攣,“志遠!好美!好美!”我也猛烈的沖刺,我感到下面強有力的噴射。她把下體緊緊地貼住我。我們抱在一起滾到了床上。

  “志遠,你好棒!”陳燦伸出舌頭舔著我的胸部。

  “你舒服嗎,燦?”我輕輕的問。

  “我是第一次感到這么舒服,你戳的時候感覺好漲,可你拔出來的時候,我感覺到很空虛,很難受。最后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好像一朵花正在盛開,太美了!”說完,她不好意思的閉上眼睛。

  “志遠!我知道你在乎我不是第一次了。”她的眼里蒙上一層霧氣。

  我吻住她,不讓她再說下去。

  她避開我,喃喃地說:“志遠,你不用有壓力,我不要你承諾什么,我只是喜歡和你在一起!”我看到兩行淚水在她的面龐上滾動。我輕輕地為她吻干。

  “志遠,我是在喝酒喝多的時候被李健占去了身體,他總被我父母寵著,我也只好認了。可是,我從來就沒有快樂過。自從在云夢山遇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愛,什么叫快樂!”陳燦緊緊的抱住我幽怨的說,“老天為什么不讓我再一點遇到你!”

  這時,陳燦的呼機響了,是她媽媽:燦燦,加班晚了就不要回來了,一個人不安全,就住在支行招待所吧!

  “這回放心了,我不用回去了!”陳燦帶著淚的臉上綻出了梨花帶雨般的笑容。

  這一夜,我們做了五六次,直到再也沒有力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