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愛在畢業前
愛在畢業前
女孩子喜歡漂亮,更喜歡零食,蕾子也不例外,她喜歡吃辣味,學校附近的燒烤攤,是她最愛光顧的地方,每次她都會很有興致地「研究」一番,看見自己心怡的食物,就會翹起可愛的小拇指點點她要的東西,我就會把它買下來。

  在性愛方面,蕾子很遷就我,只要我想要她就會滿足我。我經常讓她變換體位和我做愛,她很順從地做了。也許有人喜歡「一招打遍天下無敵手」,而我更喜歡「降龍十八掌」。

  做愛的地方也是變化多端的,如廚房里有一張象樣的餐桌,很結實,不會在我們激烈做愛時打翻胡椒瓶。

  一般是蕾子仰躺在桌面,我站立著,從180度進入她體內,在性交過程中,我把糖粉灑在她勃起的小奶頭上,把她當成「秀色可餐」的美食舔一舔,吸一吸,在她誘人低沉的呻吟中,我興奮地把她的兩條腿扛在肩上,屁股用力地前后動著,陰莖不停地在她濕熱的陰道里進出……又如在客廳的長沙發上,蕾子只穿著長筒絲襪和小皮鞋騎跨在我身上,我把堅硬的陰莖擠進她的陰道后,她在我的指引下,前后扭動著屁股,看見我的陰莖在她體內進進出出,我興奮地要死了。

  有一次發生點意外,蕾子正蹲在我身上用陰道套弄我的陰莖時,門鈴響了,是同學來訪,蕾子一聽到門鈴響嚇得從我身上跳下,我們趕緊穿衣服,在一分鐘內,她由淫蕩嬌娃轉瞬變回道貌岸然的靚女生,真是夠驚險刺激的。

  她知道我不喜歡戴避孕套,就自己經常吃避孕藥,搞得她月事都沒規律了,這真讓我心疼她。

  在安全期那幾天,她就不吃藥了,為了保險起見我就體外射精,雖然不舒服也比出意外好。

  有一次我把蕾子搞到了高潮,我要拔出來射精時,她用腿圈住了我的腰,拉住我的手說:不會有事的,你射進來吧。

  我忍不住了,就在她體內射精了。結果那次出事了,她到60天了還沒來月事,把我倆嚇懵了,難道她懷孕了?

  蕾子哭著說,「都怨你!要的那么頻繁,還不愿意戴避孕套,害慘我了,我們宿舍那女生說做人流疼死了,我不去做人流」。

  我也害怕了,心想我怎么那么蠢,讓她懷孕了呢?做流產手術有可能使她終身不孕的啊,那我可太對不起蕾子了,會遭到菩薩報應的。

  不過,菩薩若是為此懲罰我這個自私的沒人性的男生,我想請求它對我網開一面,因為我不是故意的,是蕾子不讓我拔出來的結果。

  后來,她讓我去藥店買了早孕試紙,戰戰兢兢地檢測了一下,結果是沒事!

  沒懷孕!!太棒了!!

  我倆高興地擁抱在一跳啊蹦的,兩天后蕾子來了月事。自從那件事以后我不讓她吃避孕藥了,改成我戴避孕套。

  四月底蕾子回了九龍幾天,她姥姥病重住院了,她小時候是姥姥帶她長大的,她對老人家感情很深。我當時忙著搞畢業設計沒有陪她回去,蕾子回來的時候我去汽車站接她。

  她和我說:「姥姥是癌癥晚期,大夫說最多還有4個月的時間吧,我暑假肯定是要回九龍了。」我說:「好的,你應該多陪陪老人家,盡些孝心,免的以后后悔,我和你一起回去好吧?」蕾子眼圈紅了,對我說:「兔哥,你對我真好。」那天晚上她去播音,我在家里搞畢業設計,忽然想起她的日記了。我從沙發墊下面找到了那個藍皮日記本,我看到她寫著:

  最近他每次做愛都很著急,象不顧一切的樣子。他這樣做,我覺得有一些遺憾,每次我都是編好程序來做的,在這過程中我們兩個人彼此愛撫和傾心交談占有很大的比重。

  我有許多話想和他說,可是他搞畢業設計很忙,沒時間聽我嘮叨。

  我要是再不說,他就要畢業了,那我們以后該怎么辦?會有結果嗎?

  現在做那種事情已經由不得我了,他幾近粗暴的動作輕而易舉地打亂了我的程序。

  切膚的沖擊和強烈的快感把我要講的話沖擊的七零八落,理不出一點頭緒。

  我索性也就不多說話了,只讓身體語言盡情地發揮作用。

  我多么想讓他對我說說以后的打算……

  若干年后,我在不斷的回想,回想我的青春,回想我的愛情。大學的生活流光溢彩,友情和愛情不住的纏饒著我的心。蕾子陪伴著我度過每一個早晨和黃昏。

  那個多霧的初夏,那個愛情的春天,她的出現如秋天的狂風,將我吹的暈頭轉向。

  我歡樂,因為她開心的笑容,我痛苦,因為她的憂傷。

  母親來電話了,讓我一畢業馬上回去上班。某局長說了趕緊讓您孩子來上班,先把辦公桌占住就好說了,要不找我的人太多了,實在難以推辭了。

  畢業了,我是全班第一個回家的人,我不是怕參加同學聚會喝酒;不是怕送別同學傷心地流淚,我是怕丟了那份好工作;我是怕傷了母親的心……那天下著小雨,是個涼意侵人的夜晚,我只讓蕾子一個人送我走,在站臺上分別的時候,我摟住她,對她說:「讓我安心的回去吧,求你了,千萬別哭。」她的臉靠在我耳邊,嗚咽地說了聲「嗯」。我已經感覺到她的眼淚觸到了我的臉頰。

  我開始手無足措,看著她流眼淚我真受不了,心里一陣疼痛,我扶住她的雙肩,「妞妞姆,別哭了,到發車時間了,我到了家就給你來電話好嗎?」蕾子泣不成聲地點了點頭。我上了列車,穿過擁擠的旅客,很費勁地打開了車窗,當我看見凄風苦雨中淚流滿面的蕾子是那么可憐時,我的眼睛模糊了。

  回到家2天后,我給蕾子打通了電話,告訴她我已經報道上班了,昨天跟著領導去下面所里檢查工作。她沒吭氣,我問她幾號回九龍?她說是下周回去。

  兩個人沉默了好一陣兒,蕾子問我:「兔哥,你的心是不是特別硬?從來就不會哭?」我一楞,說:「妞妞姆,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淚,那我永遠都不會哭,因為……我怕失去你。」【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