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愿照彩云歸
愿照彩云歸
你原是富家千金,天之驕女;而我本凡人,平民布衣。你我的分離,在你父母涉入下其實早已注定。但我仍自感激,你雖屈于壓力與我勞燕分飛、人各天涯,卻并未聽從安排,嫁作他人婦,而是遠走他鄉,留學異地。即使終將繁華散盡,孤寂長空。依舊慶幸愛你在這最美麗的時刻。只是忍不住要問:傳說怎生緣起;緣盡為何?長空無言,遺我以亙古之夢。

  怎能忘記見你俏立花叢,巧笑嫣然,風神楚楚,舞姿翩然,婉轉若夢,要你相信,你的笑容燦爛過春花。‘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楓紅雖美,而落英繽紛中的你,卻是我眼中唯一的一抹嫣紅。

  我情不自禁地從背后摟住你的嬌軀,讓你的身前抵住那棵楓樹,鼻間盈滿你秀發的清香,不忍心揭開你的衣衫,深怕粗糙的樹干弄傷你嬌嫩的肌膚,我只是溫柔地撩起你的衣裙,隔著真絲的綿薄內褲,輕輕地撫弄你豐挺的嬌臀。

  “T”字型的內褲其實并未造成多少視線的阻隔,我凝視著你白色內褲分隔開的兩片翹臀,感覺它們豐潤玉潔好象兩瓣無暇的玉瓜,水潤圓滑地讓人好想大塊剁頤。我的雙手不自覺地緊緊撫上,觸手溫滑,微微用力按下后的迅速彈起,顯示出無可比擬的彈性。

  我的掌指在夾縫中徘徊,不經意觸碰到一個圓圓的凹陷,試探性地深入后,發現其立即收縮壓緊,更惹來少女含羞帶怯地嬌嗔,我醒悟過來那是少女敏感的好庭,有此覺悟的我并未就此退縮,反而進一步促狹地用中指在梨渦附近游移,讓少女一顆芳心高度的集中,嬌軀的敏感度無限增強。而這正是我想要的。不意外,我看到了夾縫深處的內褲上,已經有了淡淡的濕痕。

  我在少女欲拒還迎中溫柔的褪下她的最后小內褲,一覽深溝峽谷的風光,還有色澤粉紅,幽徑未曾緣客至的玉庭。實在圓潤可愛!忍不住再次伸指觸摸,重新回味那緊縮的壓迫感。直到少女嬌羞不依,才戀戀不舍地離開。但那美好的觸感始終縈繞心頭,揮之不去。

  全憑我手臂支撐的芬芳嬌軀告訴我,你已經情動如潮,綿軟無力了。我不敢怠慢,輕輕地用腿分開你無力的玉腿,露出男性勃發的欲望,從后面溫柔地進入你那令我朝思暮想的桃園。扶住你的玉臀,上下挺動。

  不知是否從后面來的原因,此時的你,特別地激動,而且極度敏感,或許這樣的方式,讓你有一種打破禁忌的快樂。而雖然清楚地知道身后的人是我,卻由于無法看到真人,又添幾分偷情的刺激!結果你潮起潮落,梅開三度。而我或許因為征服的快感,居然神勇超凡,堅持到最后才一泄如注……。

  當你無力起身,輕柔地整理凌亂的衣衫,不經意地伸手掠發時散發出嬌慵無力、楚楚動人的絕世豐姿。那一瞬的風情,終我一生也難以將它忘懷!我發誓要我的未來用以追思這段刻骨的深情!相思不曾閑,遙望楓林長相憶。

  無法忘卻共你漫步舊園,葡萄藤下,秋千架上,紗窗日落,金屋黃昏,愿你明白,你的溫柔是我最終的守候。‘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春雨迷蒙,雨中的你,淚滿盈眶,蒼白的臉頰上濺滿的不知是雨是淚?輕靈落寞的身影像是遺忘在世間的精靈。

  我只能緊緊無言地摟住你濕透的身軀。直到你忽然轉身將我抱緊,冰冷的雙唇狠狠地吻住我,在我的嘴唇上咬出片片血絲,并用力地撕扯我的衣衫,我深深地知道你心底的傷痛需要我的肆虐來撫平。

  我沒有多做考慮,甚至沒有任何愛撫,就直接用力地進入你的身體,無視于少女的嬌花細蕾,只是狂風暴雨般瘋狂挺動,而我的雙手,就這樣插入淋濕的春衫,用力地搓揉,制造出無數的淤青。

  終于,你在我懷中痛哭失聲,我才溫柔地停止,輕輕吻去你臉上的淚痕雨水。感覺到你原本冰冷蒼白的嬌軀變的火熱燒紅,同時干涸緊縮的幽徑里開始溢出淳淳泉水,我才真正地與你共赴巫山云雨,同圓襄王神女之夢!

  云散雨收,我溫柔地聆聽著你的傷心,用堅定的臂膀撫平你的痛楚。在那一刻,我知道所有的一切我今生無法忘記,縱使時光倒流,重回我們相識的最初,你仍是我唯一的選擇!就算是前途茫茫、緣聚離散,我仍無悔今生!任它弱水三千,我僅取一瓢飲。

  銀漢迢迢,何處有鵲橋可渡?渺渺星空,哪里可尋你宿命的星座?而在水一方的你,緣何總是:人隔天涯?好夢由來最易醒,良辰美景奈何天?臨別依依,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原本以為,你是流浪的云彩,而我是自由的風,能夠終日隨你漂浮不定!可惜風兒也有故鄉。無(源)緣的風終究吹不過萬水千山的阻隔。不曾祈望流云為我停駐。只是天涯漂泊,何處是歸程?

  徘徊于傳說之間,你含淚應我:事如春夢了無痕,此情只能成追憶。君問歸期,夢里不知落花幾度?且韶華逝水、嬌顏不再!我無法相信,若真的夢逝無痕,為何夢醒后眼角總有淚痕,未干?而如果所有的離別相聚都是為我,吾愛,我又怎能不珍惜你滄桑的面容?

  今時明月在,愿照彩云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