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同事女友  »  女友婷婷
女友婷婷
夜已降臨,窗外的天空星光點點。我無聊地躺在床上孤影形單,點燃一根香煙,望著那虛無飄渺的煙霧在房間游走,我的思緒也被帶到遙遠的記憶中……一九九七年八月九日晚,天空以經暗了下來,空氣卻依舊悶熱,辛勤勞作一天的人們還是沒有休息的想法。馬路上人車如織、喧嘩吵鬧、華燈初現的夜街給這座城市增添一道絢麗的色彩……市府廣場上,寬大的巨型屏幕上還在播放著香港回歸的盛大場景。獨自一人的我漫無目地的閑逛在這城市的體閑中心。廣場上老人在散步、孩童在嬉鬧、不時一對對甜蜜情侶依偎著的身影跳進我的眸。

  望著他們開心的笑容,想像著他們恩愛的鏡頭。我的心感覺到陣痛,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是對我最直白的寫照。唉!一個我深愛的女孩離開我以經整整一月有余,而我仍然無法釋懷,無法割舍那段感情,無法忘卻那曾經屬于我的美麗的容顏、溫柔的唇,誘惑的腰肢…一陣電話鈴聲打斷我的思緒,接了電話耳邊傳來喧嘩的聲音。

  “老鬼在干嗎?”

  “沒事,我在閑逛。”是胖子,我的死黨,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可能是我走入社會比他們早幾年吧,較比他們多些經驗,所以他們都叫我老鬼。

  “快過來,我在布蘭迪KTV唱歌,呵、好多美女啊,那幾個流氓都在啊!

  你再晚都被他們搶沒了。“

  “好、等我吧!馬上到。”

  胖子口里的幾個流氓都是我的好朋友,由于大家的家境都比較富裕、我們又臭味相投,所以走的比較近。時間長了也就成了好朋友,大家都在享受著父輩提供的果實,幾個二十三四歲的無為青年一天天的愛好無非是尋花問柳,打架斗毆而己。

  開著自己的那臺白色豐田珂羅娜2。0,我很快就到了布蘭迪KTV。在當年這是省城名噪一時的場所,是很多年青人喜歡的地方,里面裝修豪華更兼離大學校區比較近,時常能遇到一些風華正茂的所謂良家婦女,更使我們蜂擁而至,成了這里的常客。

  停好了車,門童熱情地把我領了對去。在大廳我看見那幾個狐朋狗友和幾個女孩在靠里面的沙發上正在猜拳,幾個人興意濃濃。過去和大家打著招呼,我找了空位坐了下來。雖說是幾乎天天見面,還是免不了和大家噓寒問曖,又有美女在旁少不了互相臭屁幾句。

  我和幾個好友打完招呼后以大汗淋漓,又叫嚷著,讓服務員將空調開大了許多。

  突然,對面的一個女孩伸出纖纖玉手朝我遞過來幾張紙巾,柔柔地說:“給你、擦擦汗。”

  剛才就忙著和幾個色友打招呼,沒有仔細看幾位美女,我這抬頭一看遞我紙巾的女孩不竟呆了。哇、人間極品呀!長長的黑發,彎月般的睫毛,黑亮的眼眸下秀挺的鼻梁,在配上帶著笑意的薄唇……天生一副美人相。

  我的身體一陣燥熱,竟忘了伸手去拿紙巾,那個女孩有些羞澀,又舉了舉手說:“給你呀!看我干什么,又不能擦汗。”

  大家哄然大笑,我也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笑著說了聲:“謝謝”。

  就這樣,在一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聚會,我們認識了。她叫婷婷,是一所大學的學生。但她家境不好,一個來自小縣城的女孩。為了完成學業,還偶爾的客串模特去演出。

  那一夜有婷婷的存在,我很開心。喝了很多酒,睡得也很香。竟然忘記了以前的女友,夢中都是婷婷的身影。在不經意間這個美麗的女孩已走進我的心扉。

  看來,忘記一段刻骨銘心的愛,對我來說竟然那么容易。

  可能前女友對我來說,所謂的傷心并不是因為她已不愛我,而是因為以我的個性并不想接受被一個女人拋棄的現實吧,所以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而又遇到讓我喜歡的女人,以前的也就能輕易地放棄了。

  在這以后的好多年,我和很多女人玩過熱戀、分手,分手、熱戀的游戲。但也沒有第一次失戀的那種心如刀割的感覺,我能很好地掌控自己的心態。在失去時,能讓自己很快的投入到另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當中…原來,我也不是一個好人。

  第二天下午,我迷迷迷糊地從床上爬了起來。點燃一根煙,腦海里浮動的都是婷婷的影子,她的一切在感染著我。突然我想到了一個細節,就是互相留電話時,我看到她拿的竟是最新的一款摩托羅拉3O8C彩色手機。那款手機,在當時就算我們這所謂的公子哥拿著也會沾沾自喜,它有時都能成為泡馬子的一種工具。而婷婷連學費都要自己去掙的,她應該沒有擁有手機的資本。

  奇怪,一個大大的疑問在我腦海里形成。也許是因為愛情的盲目吧!我沒有再仔細地分析,而是匆匆地撥響了婷婷的手機……“夢情”夜總會在省城一家五星級賓館的六樓,這里我都不曾光顧,絕對是有錢人的樂園。而我這個靠父母喂養的無志青年對“夢情”也是能停留在聽說的份上,可是現在我和婷婷正在“夢情”夜總會靠進前排,最低消費也在四百元的桌子上安然就坐。

  為了追到這個讓我魂牽夢繞的女孩我不惜血本。婷婷能接受我的邀請使我有些受寵若驚,換上最靚的行頭,把自己裝飾的都有些“花枝招展”了。看看對面美如天仙的美女,在掃描周圍那些優雅男土,在他們近乎于色的眼里,我讀到的不是妒忌,就是羨慕。

  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油然而生。而我對面的女皇并不發表什么言論,只是善解人意地對我報以微笑,那桃花面容更讓我如癡如醉、配以幾杯白蘭地洋酒,我幾乎不能自持。話總得要說,正在我絞盡腦汁準備怎樣獲取美人芳心的時候,她開口了。

  “你怎么叫老鬼呢?好好玩的名字。”

  “呵、都是那些朋友瞎叫。”

  “那你說我應該叫什么?”我順勢把話接了過來。

  “叫、叫……看你高高大大的,就叫…叫寶寶熊吧!”她開心地和我開著玩笑。

  “好啊!那我叫你熊寶寶吧!”我也不失時機的回應著“討厭了,我才一百斤,怎么是熊,再說人家也不是你寶寶了……”

  她好象很害羞地低下頭,一副可人的形像。要命啊,我心跳又在加速了……互相開著玩笑,我感覺她不但不排斥我,相反還好象很喜歡我。于是我也真正的放松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兩人世界里。

  時間飛快,夜總會的節目以表演結束了。客人也陸續地離開,在我這幾個小時的進攻下,婷婷已和我成為一對好友。

  帶著戀戀不舍的心情,我們離開了夜總會。在出門的一瞬間,我拉住了她的手。婷婷并沒有反抗,而是自然地隨著我走向電梯。夜總會剛剛散場出來的人很多,電梯里很擁擠。大好機會,我用手輕輕地擁住她的腰肢。她的頭自然地靠在我的肩膀上,宛如一對情侶。

  可恨的電梯,在我正在享受這幸福時光的時候停了下來。從六樓到一樓是個很近的距離,這種豪華電梯的速度應該很快。可是對我卻恍如隔世,因為我以感到婷婷對我以芳心暗許了。

  順著婷婷的指引,我的車停在了萬家小區的外面,這是個高檔小區,我有幾個朋友就住在這里。

  “奇怪,你不住校怎么住這里?”我疑惑地問婷婷。

  “這是我親戚的房子,人在外地,我暫住的。”

  啊,原來如此呀!我心里的石頭落了地。

  “熊寶寶,再陪我說說話好嗎?”我有些依依不舍。

  “好啊!反正我明天也沒課,多陪陪你也好啊!”

  婷婷的話讓我暗暗竊喜,在車里婷婷講著她童年的趣事和校園的生活。大學對我來說好象永遠是可望而又不可及的,我聽得津津有味。兩個人談得很開心,時間很快就流走。我們倦在車里很累,又舍不得分開,于是我想了一個辦法,把車座的靠被放倒,這樣兩個人都可以躺下來互相面對面的說話。

  外面的燈光透進車里照在美人的臉頰上,使她顯得更生動。我望著那觸手可及的面容,出氣如蘭的唇,以及從婷婷身上傳來的陣陣芳香。我的下腹有股熱氣在游走,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陽具在發生著變化。我停止了談話,雙眼如火般叮著婷婷的臉,而她也在目不轉睛的和我對視。

  我從她明亮的黑眸中讀出了某種誘惑或是暗示。我抬起頭看著婷婷,突然把我的唇壓在婷婷的唇上。她有些抗拒地偏了頭,但躲得很慢,絕不是反抗。我膽子更大了,雙手扶住她的頭,嘴唇用力地含住婷婷的唇,用舌頭頂開她并不緊閉的牙齒,搜索著婷婷溫暖柔軟的舌。

  她的嘴里有股清香的水果味,使我更貪婪的吸吮著她的唾液,并將我的唾液交送給她。在我的親吻下,婷婷也放松了,開始回應我。和我做著唾液與唾液的交流。她的頭也不用我的手把持,我將右手伸進了婷婷的內衣里,在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后背和腰肢,而不敢往上或下做更大的動做,就這樣親吻,撫摸著。

  慢慢地,婷婷的嘴里發出陣陣呻吟,聲很小,她的手也在抓緊我的身體。我慢慢地把手伸進她的胸衣,有力地握住她高聳的乳房。

  她的胸很大,乳頭卻很小,一粒小小豆在我右手的刺激下以變硬而挺立。婷婷發出了更大聲的呻吟,并且不連貫的在說著。

  “寶、寶寶熊,我熱,我、我……”

  聽著她甜美的呻吟,我的手更加的賣力,右手在不停地撥弄著那對豪乳,左手也伸進的婷婷的裙底。她的內褲己經滲出了愛液將褲底浸濕,隔著內褲我撫摸著美人的肉縫。竟能感到里面不斷地有液體流出。我把手伸進了婷婷美麗的桃花洞慢慢地抽插著。她有些迷亂地蹬著雙腿,小腹在一陣陣抽搐,突然她抓住我的手而不讓我繼續動做。

  嘴里含糊地說著:“不可以、寶寶熊、在這里不可以。去、去我家、好、好嗎?”

  哈!天降艷福我豈有不去之理。

  在忙亂著收拾現場以后,馬上和婷婷向她家走去……婷婷住在二樓,進了門里面的裝飾著實嚇了我一跳,可以用奢侈來形容。房間雖然不大,但家電俱全,50寸的東芝背投明恍恍地置于客廳。

  “乖乖地,我老爸也不過43寸的……”

  這家的主人也是萬貫家財呀!!!看來婷婷有個好親戚。

  正事要緊,沒用多想我就把婷婷連擁帶抱地帶進里屋,一張很大的床。我們在床上翻滾著熱烈地親吻著,我的手不安份地上下亂摸著。倆個人的欲火又降臨了……床頭的燈有些灰暗的發出淡淡的粉光,整個房間充滿粉紅色的感覺。空調開的不大,房間有些熱,更充滿了淫欲的味道。

  婷婷和我在激情地吻著對方,我脫掉了她的上衣和胸衣,頭埋在那對堅挺的乳峰上不停地吸吮,婷婷的乳頭好象比剛才大了許多,在燈光照曜下像是透明的粉紅色小豆豆。

  我把手伸進了她的下體,里面以洪水泛濫了。想不到她反應競這么大,真是尤物啊!又脫了她的裙和內褲,婷婷以經和我赤裸相見了,我也停止了動作來欣賞我心中的女神。

  婷婷害羞地閉上了雙眼,潮紅的臉微微滲出少許汗珠,雪白的長頸下是兩座高聳的雪山。平坦的小腹有規律的起伏,柔輕而烏黑的陰毛卷曲的貼在身體上,下面就是迷人的桃花洞。微開的粉紅色肉洞上沾滿透明的液體,兩條修長的大腿呈現在我面前。

  這美麗的春光讓我一覽無余,而我的陽具早以勃起。我快速的脫光自己,陽具驕傲地抬起頭在躍躍欲試。我抬起婷婷的腿把她分開,肉縫也隨著開得更大,似有些微張微合地在動,好像期待著我的進入。

  我對婷婷溫柔地說:“親愛的熊寶寶,我要進去了。”

  婷婷沒有回答我,只是鼓勵地點下頭。她的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左手,我跪了下來,右手扶著自己的陽具,對準婷婷的桃花洞,溫柔地插了進去,正如我所料,她不是處女。進去得毫不費力,但可能是我的陽具生得大又或是許久沒有發泄,而使我陽具堅硬如鐵的緣故吧,婷婷還是哼了一聲,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急忙停下動作,關心的問:“寶寶痛嗎?”

  婷婷點點頭輕說:“有一點,沒事的。”

  看著她嬌羞的樣子,善解人意的回答更激起我的萬丈雄心,我開始輕輕地抽插。每一次都快要到花心時就抽回再慢慢地抽入。這樣過了幾分鐘后,能明顯的感到婷婷放松了,屁股在上下動作來迎合我的抽插。修長的兩腿棹住我的臀,在我陽具的動作下她的愛液在不斷流出,使我感到加倍的潤滑,動作也開始加快,我自己心里數著數l、2、3……到9時全身用力使勁一擊真挺她的花心。

  婷婷也大叫一聲,整個身子都弓起。她好像也在查數,每當我心里數到8時她就會用手緊緊地抓住我,身體后弓來迎合我來完成那到底的一擊,慢慢地她變得瘋狂起來……以不能配合我的九淺一深了,而是我每一次抽插她都一陣抽搐。

  嘴里也發出歡愉的呻吟。向是在迎接高潮的來臨。

  我也不再控制自己,每一次都深深見底,明顯地感覺到婷婷花心的存在。并且能品味到她的肉洞緊緊地包容著我的陽具,在不規律地搐動著,我更賣力地加快動作,快速的做著活塞運動。

  突然,婷婷的雙手緊緊地抓住我,長長的指甲扎進了肉里。嘴里發出像哭的叫聲,我感到龜頭一熱,一股陰精從婷婷體內噴出。伴隨著婷婷的高潮我也悶哼一聲,無數精子噴射而去灌滿了婷婷的陰道……兩個人終于停了下來,我躺在床上,婷婷小鳥依人般趴在我懷里。我左手擁著婷婷,右手拿了一根煙。

  無意中抬頭一看……我驚呆了,在我對面的墻上掛著一幅巨大的照片,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男人親熱地擁著婷婷,而婷婷也露出甜蜜的微笑。而且那男人微笑的眼睛竟似在牢牢地盯著我,盯著我和婷婷赤裸的身體,我不由地感到陣陣發毛……(中 部)

  婷感覺到我的變化,她的臉白了好多。一雙美麗的黑眸也潮濕了,還沒等我問什么婷婷先開了口:“寶寶熊,我把整件事情的經過告訴你好嗎?”

  看見她充滿乞盼的眼神,我把準備質問她的話生生壓進肚里。

  “好,你說吧!”

  婷婷看著我陰深的臉,慢慢地道出了一個弱女子的悲哀生活……*** *** *** ***婷婷的老家叫做鳳凰山,一個美麗但窮苦的山城。父親死得早,婷婷和母親相偎為命。艱苦的生活使婷婷很自力,她拼命地學習,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改變以后的生活。

  終于在自己的拼搏下拿到了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就在親朋好友奔走相告,山里終于飛出鳳凰時,一個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婷婷的老母親病倒了。家里唯一的頂梁柱倒了下來,對于一涉世不深的弱女子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本來家里的錢就少得可憐,婷婷上學的資金都是東拼西湊而來。現在母親病了,這些錢連救命可能都不夠,別說在上學了。就在婷婷焦急彷徨時,老天又給婷婷帶來了好消息。省城和鳳凰山搞了個“心連心獻愛心的活動”,很多因為窮而上學無門的窮孩子和省城的一些領導、企業家聚在一起。

  在這次聚會里,省城的一位王姓叔叔拿出一部分錢來資助婷婷上學。本來這是這次活動的主題,讓婷婷感到意外的是王叔叔不但資助她上學,又拿錢把婷婷母親的病給治愈了。懷著感恩戴德的心情,婷婷來到了她夢寐以求的學府……在王叔叔的幫助下婷婷一切都很順利,大學里那種新鮮的生活讓婷婷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加上婷婷的美麗、乘巧,使她很快融入到這全新的生活之中。唯一讓她不安的就是王叔叔對她的態度。王叔叔總能找出很多理由單獨和婷婷在一起,本著對王叔叔感恩、尊重的態度,婷婷倒是沒覺得什么。可是王叔叔卻越來越放肆,不但老說一些暖味的話題,偶爾還對婷婷動手動腳……不幸的事終于發生了,當婷婷喝下一杯王叔叔倒的飲料后便人事不醒,她醒后自己已是赤身裸體的和王叔叔躺在一起。婷婷最寶貴的童貞被那個道貌傲然的老家伙奪走了。面對和自己父親相仿的王叔叔,婷婷沒有哭也沒有鬧。一切都是命,她覺得自己很可憐,但看到王叔叔笨拙地在她身上起伏時,婷婷感覺他更可憐,一切都是圈套,是這個偽君子的計謀。

  可是婷婷不恨他,也談不上喜歡。對這個給她第二次生命又掠奪了她整個身體的男人婷婷已經麻木了,她只有放縱自己、過著行尸走肉的生活。在享受生活享受快樂的同時,也在耗費自己的青春……*** *** *** ***

  “那我呢?我只是你報復那個老家伙的棋子,或是你歡娛的工具?”我憤怒地打斷婷婷的傾訴。

  “不是、不是的,我第一次看見你就喜歡上你了,我是真的喜歡你。”

  “寶寶熊,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真是我生命中第二個男人啊!”

  婷婷眼中帶淚,臉上卻帶一抹羞澀的紅暈在焦急地辨解,看著她嬌柔的臉甚是好看……而我卻一點同情的感覺也沒有,什么圣女貞德、什么瑪麗蓮娜。夢露……這些準備獻給婷婷的贊美之詞,讓它統統見鬼去吧!

  “笫二個男人!他媽的,我豈不是老二?”

  “老子自問混社會也不短,自以為找了個純情玉女,卻是別人的情婦!”

  她的種種表現我應早就猜到,被她的美貌蒙昏了眼。自己騙自己她是塊寶,還不是……“唉,天下烏鴉一般黑。”

  一種被騙的感覺在我心中膨脹,當時年輕沖動的我看著婷婷那柔弱的身體沒有一絲憐憫……當時的我可以說要風有風、要雨有雨,上有父母罩著、下有一幫兄弟。使我不知天高地厚,老爸“人間正路是滄桑”的良言苦口對我來說,只不過是過眼云煙。可現在卻接連忍受失去女朋友、又迎來自己喜歡女人卻是別人情婦的苦果,使我懊惱萬分。

  原來婷婷對我來說完全沒有不棄不離的感覺,只是她性感的女體和我要超人一等的所謂自尊心在作怪。看著我的面前赤裸的女人,我的心里充斥著報復的感覺。

  “哼!我要在那個老家伙面前奸死你。”

  我抬頭看看那個什么王叔叔的照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一種猥褻的感覺中我的下體也在急速膨脹……“婷婷,不要談那些不開心的事了,現在有我了,對嗎?美麗的熊寶寶!我也喜歡你呀!”

  我放棄了愛這個字。

  婷婷果然還涉世不深,聽我幾句胡言亂語又春暖花開似地對我報以微笑。婷婷真是個性感尤物,看著她雪白的長頸、高聳的乳峰、平坦的小腹、迷人的三角地及修長的大腿……我恨不得永遠躺在上面。

  我的左手直接伸進了她還有些濕潤的陰道,粗暴地抽插著。右手環起婷婷的頭直接將唇貼在她的唇上,深情地吻吸著。

  婷婷和我經過一次云雨后也不再害羞,主動伸出舌和我絞在一起,我的左手快速的運動使她的愛液大量流出,陰道緊緊地包容著我的兩根手指,傳來哧哧的響聲。

  她開始放縱的呻吟:“我……我……我不行了。”

  “我要……寶寶熊……快……快給我。”

  手伸過來抓住我的陰莖開始上下套弄,在雙重刺激下我的陰莖暴脹,龜頭因為充血過多而發亮。我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于是我抱起婷婷讓她跪了下來,頭卻朝上有照片的那面墻,面對著墻上的照片,看著滿臉是笑的老家伙,我也不懷好意地笑了。

  跪在婷婷的后面,舉起我的陽具對準充滿淫水的陰道,腰使勁向前一沖。撲哧一聲全根盡入,婷婷有些夸張地向前挺,嘴里大叫一聲:“啊!”

  我絲毫沒有憐香惜玉,不停頓地來回抽插,根根見底。每一次插入都去感覺龜頭碰到一團軟肉,我知道那是婷婷的花心,更加賣命地沖刺。

  每當我插到底婷婷便跟著大叫,頭發凌亂,身上也汗珠點點,雪白的后背和屁股泛起紅暈。

  我抬頭看看照片,低頭看看婷婷競然也不覺得累。只是感覺讓自己要不停的干才能報復她,想想這古怪的想法我感到好笑。可是身體卻還在運動,就這樣一個姿勢干了有二十分鐘,兩個人的汗都攙和在一起。

  婷婷的陰道不時發出空氣外泄的響聲…她的臀部在我的抽插下來回的運動,婷婷菊花洞也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突發奇想:“這里應該還是處女地吧!”

  我放慢了動作,把放在她一對豪乳的手拿開。右手一指伸進了她的陰道,和我的陽具一起運動。婷婷有些奇怪地躲了躲,我連忙說:“寶貝別動,我給你更爽的。”

  說著把沾滿淫水的手指抽了出來,對著婷婷的后門涂抹起來,明顯地感到婷婷在躺躲閃,她含糊不清地說:“寶寶……喔……你……你要做什么?”

  “那里……那里臟……別……別碰……別碰屁眼呀!”

  “喔……你手進去了……”

  她躲閃得更厲害了,顯些把我的陽具從她的陰道中滑出。我急忙又快速地抽插幾下,對她說:“寶貝,聽話,我給你前所未有的感覺。”

  “你不相信我嗎?還說喜歡我!”

  聽著我的說話,婷婷也不在躲閃了。我對著她的后門吐了一大口唾液又把手指順著婷婷的菊花洞插了進去,這次婷婷沒有反抗。手指很容易地進入直腸,我又繼續向里面吐了很多唾液。婷婷的后門也潤滑了許多并有微微括張的感覺,我把陰莖抽出對準婷婷的屁眼,猛地一用力,進入了這片尚未開發的處女地。

  婷婷發出一聲慘叫,頭和后背有些夸張地向后弓起。看來是真的弄痛她了,但是我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所以并沒有理會她的痛楚,而是更用力地插了進去。

  好舒服的感覺,婷婷的直腸緊緊地包裹著我的陰莖。伴隨著婷婷身體一陣陣顫抖,我開始抽插起來……婷婷漸漸地適應了我的陰莖也開始晃動她雪白的屁股來配合我的運動。看著她的后門以經開始舒服地接受我的抽入,我也就毫無顧慮地開始用起力來。突然她的叫聲大了許多,頭伸伸地埋在床里。身體一陣顫抖,我知道婷婷的高潮快要來臨了,急忙把手指抽進了她的陰道。

  兩個洞在我的攻擊下,婷婷很快從花心噴出一股熱浪,滾燙的陰精噴在我手上。她的陰道在不規矩地蠕動,把我的手指緊緊地包裹住。隨在那股熱浪,我也陽關一松,大量白濁的精子噴射而出,灌滿了婷婷的直腸……兩個人大汗淋漓,疲憊地躺在床上。望著婷婷雪白的胴體,我感到困惑。這個女子在我目前的生活中應該是最好的,可她又是那么的不完美……回到家里已經下午了,整個上午和婷婷一直都是在做愛、做愛、在做愛……我們互相在不停地索要,好像要榨干對方。

  我在驚嘆婷婷性需要的同時,也在佩服自己的性能力,我從來沒有這么高的戰斗力。要不是那個王叔叔要過來,我也不會灰溜溜地離開婷婷。我想我能做一天,可是……一想到那個老家伙我就恨恨不平:“他媽的,早晚廢了他狗日的。”

  【完】